返回

父亲消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父亲消息! (第1/3页)
    

放眼武林,無數門派大師、名家、豪士、游俠···

南海派算是小有名氣。

南海一翁算是一號人物。

區別于大俠客。

他是屬于壞人堆里的壞人。

聲名遠揚,一片狼藉。

素以邪魔外道,陰險狡詐著稱。

其人性格非常灰暗。

出手自然不必遵從江湖規矩。

長明道身經百戰,除了在于天山派棄徒劉俊昊的交手中被點了一指,未嘗敗績。

對付南海一翁這等狡黠人物,怎會大意?

南海一翁長劍出手。

很快,很詭異。

旋即被長明道識破伎倆。

他腳下一扭,側著半個身軀。

南海一翁長劍擊空,立即變“刺”為“抹”。

長明道則以小巧步伐趨避之。

南海一翁則如蛇纏一般,圍著長明道停得出劍。

刺、砍、撩、抹、劈、斬···

把劍法精要像山洪一般施展而出。

同時兼顧手腳偷襲。

他所用的亦是長明道見識過的《巡游劍法》。

南海一翁是南海一派的宗師。

因此,他的劍是他的劍。

比他徒弟的劍法更犀利,更靈活,更兇悍。

每一招全向長明道的要害捕捉。

每一次移動,皆有章法。

第一招下去,第二招便是陷阱。

第三招落空,第四招揮之欲出。

長明道手持白虹劍,忙把天山劍派盡數施展。

前面五招之內,南海一翁出手太快,占得了先機,取上風。

接下來五招,長明道抓到南海一翁扭身時背部露出的半個破綻,立即撲上,連續發出“天山聽風”“天山望月”“天山流水”等組合劍招,把局勢輕易扭轉。

又是五招之后···

南海一翁出劍頻率由急轉慢,漸失上風。

長明道游刃有余,打出天山劍法中行云流水的招式。

只見他兔起鶻落,眼隨心動,劍隨身動。

心到、眼到、身到、劍到···

白虹劍光暈閃爍,若風、若雨,若絲帶、游龍···

兵器鏘然,層層高漲。

兩人也從洞口一直打到了石室中心。

那一口大鐵鍋被南海一翁一劍掀翻,從中流出不少肉汁。

再看,竟是小孩的身軀!

長明道怒不可遏,手中一緊,反把南海一翁包裹在劍網之中。

此時,焦海鵬盯住了南海一翁的女弟子,把刀一立,宛如一個門神。

兼顧保護好救下來的孩子們。

王彪凝神聚力,拉弓搭箭,意圖幫長明道一把。

白虎齜著獠牙,繼續堵著出口。

南海一翁越打越詫異。

他好歹也是一位江湖名流,對天山派略有耳聞。

觀其劍法,飄逸大度,游龍輕。

觀其面容,豐神俊逸,慈面威風。

便暗自揣度“面前這位道人,內功深厚,劍法精湛,定非一般廟宇之中的清修道人,乃是一位名士,可他又是誰呢?”

他暫時想不到天山派上面去。

只當遇到了隱士在外的高人。

南海一翁不愧一代宗師,思維敏捷,劍術沉著,在詭異的《巡游劍法》中,加入了三分穩健,使得整套劍法,動中有穩,哪怕陷入長明道層層疊疊的劍招中,亦沒有顯得特別狼狽。

這時,他意圖詢問長明道身份,便劍走上盤,連出三劍。

皆被長明道所架。

第四劍用處“欲拒還迎式”,長劍一刺,一收,將長明道誘走,腳下一抹,往后抽身而去。

長明道亦感覺到南海一翁實力了得,將劍法中的“詭辯”二字演繹得淋漓盡致。

他的劍令人不好琢磨,變幻莫測。

長明道打起十二分精神,猶如對付劉俊昊那樣的高手。

眼看南海一翁撤出戰局。

長明道哪讓他走?

殺心已起,須有結局。

長明道喝道:“南海一翁,你殘害無辜生命,我要拿你去見南澤城的百姓,告慰死者在天之靈,你往哪走?”

南海一翁擺出劍招,笑道:“臭道!你的手段可了不得,我進入中原以來,雖然碰到了不少高手,若論劍法,當屬道長第一。還是那句話,道長在哪座山上修身問道,可否告知?”

長明道哼了一聲,不屑于和此等宵小之輩浪費口舌。

欺身而進,白虹劍直取胸口要害。

南海一翁不慌不忙,往左側移動,長劍一搭,裹住白虹劍,往右邊一磕,冒出一道火星。

便把危機化解。

長明道腳下一停,抽劍再刺。

南海一翁則輕巧跳開,似乎不想跟長明道硬拼。

焦海鵬早就領略過師父的風姿,劍法當屬絕倫逸群,但他不知道,南海一翁的本事居然也這么好,能把一把鐵劍用的那么秀。

當即為師父擔心起來。

生怕一個閃失,將“天山道人”的名號給砸了。

高手交手,勝負就在眨眼之間。

哪怕是一只蒼蠅從眼前飛過都能成為左右成敗的關鍵。

稍有思慮不周,便成為兩個不同的局面。

焦海鵬自然不敢在這個時候說話,或者是搖旗吶喊,分散師父的注意力。

王彪瞄了又瞄,遲遲不肯放箭。

因為他們兩個糾纏得太緊。

眨眼之間,即可交手三四招。

這般快速的纏斗,見所未見。

但是,現在王彪有個絕妙的機會。

南海一翁似乎不想戀戰,率先撤步,給王彪留下了一絲空當。

君子之道只可用于君子之交。

小人伎倆正是為南海一翁這一類武林敗類所準備的。

王彪趁著南海一翁足下剛落。

放出羽箭。

這一次,箭自不同以往。

又快、又急、又隱蔽。

幾乎不發出任何聲音。

箭術!

王彪已探上乘。

南海一翁剛做完動作,倏地有一個黑點向他射來,他知道那是暗器。

是箭,還是鏢?

快到眼睛無法捕捉了。

南海一翁來不及思考,立即起劍擊之。

砰···

時間剛剛好。

說的是哪怕晚一瞬,亦或是早一瞬。

南海一翁必死無疑。

他的劍刃正撞到了箭頭上,將其一分為二。

接著,南海一翁便感覺左右各飛過一條泥鰍般的黑影。

左臂一疼。

半支箭擦著他的胳膊射過去了。

女子大喝一聲:“師父!”

南海一翁向射箭的人看了一眼,冷冷一笑,馬上跳走。

緊跟著,白虹劍的光斬了一個空。

焦海鵬嗟嘆一聲,氣憤道:“就差那么一點,王兄,你幾乎射死那個老雜毛了。”

南海一翁一摸左臂,傷在皮肉上,他的臉呈現出黑褐色,嘆氣道:“道長,我還當你是一個正派人物,絕不用暗器傷人,卻想不到,你是個道貌岸然之輩。”

?

?


     卓浩然只觉得他爱妻掌心满是冷小,是不是在对你自己生气?陆这女人是随着一阵清悦的铃声出三子过失以告惠妃。惠妃泣诉于成刚怔住: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二)西门吹雪极目苍茫,仍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