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花借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三花借道 (第1/3页)
    

  张小河扛起一段蛇骨,随后两人迅速远离此地。

  那张卡牌不能随便出售的话,他就必须用别的东西换些钱财。

  这一段蛇骨倒是不错,没有沉到搬不动,也不算太轻。

  他估摸着这玩意有个百来公斤,扛着吃力是一定的,废些力气还是能带走的。

  只不过接下来的路程,需要格外小心。

  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他就必须第一时间抛弃蛇骨,算是断尾求生吧。

  之后的路程不算太简单,也不算太困难。

  遇到过几次异生命,不过都被他们及时发现并且及时规避掉。

  一路上有惊无险,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聚落。

  再一次路过聚落范围内的那个“险”字牌,他也算是彻底放下心。

  长出来一口气,将蛇骨放到地上,他则是活动活动筋骨。

  扛了一路的蛇骨,他早就腰酸背痛的。

  咔嚓!咔嚓!

  骨头的声音清脆透耳,为了这段蛇骨他可没少花力气。

  “终于回来了。”吴有背上的三个大麻袋被他放到了一旁。

  他也跟张小河一样,背负重物走了一路。

  现在回到了聚落,他还有些虚幻的感觉。

  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不曾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在外面的世界生存下去。

  虽然之前也是在外面,那个时候是在四处流浪。

  但是那个时候同行的人多,平时也就没有那么害怕。

  这次外出只有两个人,在决定要不要出去的时候,他其实一直很纠结。

  但为了养活自己,还是放下了所有的顾忌。

  这个世道,只有敢于拼命才能活下去,吴有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天黑了,我们赶紧走。”

  “有些野兽可能会误打误撞的来到这里,要是碰到异生命可就不妙。”

  吴有点头,两人再一次背好各自的东西,走入聚落内部。

  现在已经是黑夜,四处都是乌漆嘛黑的一片。

  他们几乎是摸索着前进的。

  今天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世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只有耳边时不时穿出的细微窸窣声,以及夜间虫儿的鸣叫,才可以判断出他们还在人间。

  身为一个在聚落住了好多年的人,这条路张小河走了不知一次。

  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和直觉,走到了聚落的后门处。

  两个大火把插在入口的两边。

  黄橙橙很火光照亮了附近的路面。

  别的地方都很黑,只有后门处才有亮光。

  一般到了晚上,人们应该会把所有光熄灭了才对,怎么这个时候反而点亮了火把。

  张小河忽然站住脚,在离后门不远处的地方陷入沉思。

  吴有见状,也停下了脚步,没有打扰思索中的张小河,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并且他随时做好了跑起来的准备,只要张小河一声令下,他就会立即跑到聚落里面去看看弟弟的状况。

  “不妙。”张小河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他没有立即说出来。

  并不是他要打哑谜卖关子,而是不确定。

  他清楚的记得两年前的一个夜晚,一只异生命闯入了聚落。

  杀害了五个人之后,人们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立即点亮聚落开始搜索异生命。

  后面又死了不少人,以至于那次事件成了许多人的噩梦,是真的噩梦。

  张小河害怕当初的事情重演,这个时候进去可能就有危险。

  “有什么情况?”吴有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看着他,说道:“聚落晚上一般都是不点火的,火光会吸引一些闲着没事做的异生命。”

  “但是现在点火,就怎么人们需要看到东西,很可能就是在寻找东西。”

  “以前有一个异生命晚上闯入过聚落,那个时候也是点了火四处找。”

  “找到后,最终在卡牌师的帮助下,聚落居民消灭了那个异生命,我担心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一般来说,闯入聚落的异生命是跑不掉的,他们的血肉可是宝贝。

  就像现在陆山背着的蛇骨,就有很高的价值。

  卡牌师们尤其喜欢跟异生命有关的东西,他们会以高价回收。

  “那要怎么办,我们进去吗?”吴有一下子就急了。

  他的弟弟还在里面,要是遇到异生命肯定会丢了性命。

  “不急,兴许不是异生命,我们现在木栅栏墙外面观望观望。”

  越是看似危急的情况,越不能紧张。

  观望一番再做觉得是最后的。

  “不行,我弟弟还在里面。”吴有差点遏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他只要弟弟一个亲人,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

  正在他快步往聚落里面走的时候,张小河追上去拉住他。

  “急什么?就算你去了也保护不了弟弟,还可能给他添麻烦。”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若是没有碰到是他命大,要是碰到了就算吴有在什么,也保护不了他。

  那可是异生命,不是普通野兽。

  “我一定要去,你要是拦着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吴有骨子里有一股狠劲,他虽然生存经验没有张小河丰富。

  但是他那一股狠劲却又壮士断腕的气概。

  饶是之前对张小河马首是瞻,现在发起狠来,他也不仅要后退一步。

  张小河与之对视,最终逊色了他一筹,他的目光闪烁了几下。

  无奈之下,拍着额头说道:“好吧,我也跟你一起去。”

  “又不一定是有什么大问题,万一只是某个卡牌师突然说要举办什么庆祝活动之类的也有可能。”

  他有这些说服不了别人的话,说服了自己。

  吴有没有拒绝,多一个张小河,就是多了一份强大的助力。

  他比很多人都知道要怎么活下去,虽然相处时间不长。

  但是张小河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愿意帮助他并不是因为张小河喜欢做好人,好人在这个世界活不长的,现在需要的是狠人。

  这个恩情,吴有心里暗暗记下,等有机会一定偿还。

  随后,张小河在前吴有在后两人偷偷摸摸的走进聚落。

  到了聚落里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捡漏的房屋。

  有的是枯草和树枝泥巴建成的房子,有的是石头和泥巴垒成的。

  比较好的能够用上砖头,像是聚落里面那几个格外高大,占地面积格外广阔的。

  是卡牌师们居住的地方,大部分卡牌师都会制作物资卡,想要获取资源简直轻而易举。

  摸进聚落之后,在张小河的带领下,两人靠着墙一步步往聚落内部缓慢移动。

  吴有把弟弟安置在聚落的中间圈层,那里有不少的店铺。

  其实大大小小也就那三家店铺,据说店铺的老板们以前都是精明的生意人。

  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秩序崩溃的时候,也还在开店。

  当然现在卖的大部分都是些战斗用的武器,粮食和娱乐场所。

  张小河是睡大街的,他没有住处,有的时候也会睡在这些店铺的屋檐直接下,主要是下雨天才会这样。

  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太愿意去中间圈层的,那里人多是非也多。

  一路悄悄咪咪的来到了中间圈层,他们已经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到了夜晚,各家的房门都是紧闭的。

  天黑就要防贼。

  “奇怪了,怎么里面又是黑漆漆的。”张小河逐渐糊涂了。

  按理说,要找异生命所有人都会打着火把找,各家也会点亮自己家里的灯火。

  为的就是不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异生命咬死。

  现在外面电灯里面又不电灯,真是奇怪。

  “等等。”在一个捡漏的房屋背后,张小河忽然小声说道。

  吴有立刻按照他说的,站住脚步。

  张小河耳朵贴在捡漏的房屋墙壁之上一听。

  此时很安静,可以听到屋内流畅的呼吸声。

  “一个,两个,三个。”他听到了三个平稳又各自有自己频率的呼吸声。

  换了个房子,他在听一遍。

  依旧是平稳的呼吸声,大家都睡得很安宁,似乎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会不会是搞错了?”吴有问道,“我是说点火的人搞错了。”他补充到。

  张小河摇头,基本上不可能。

  点火就是暴露聚落,这种事是不允许发生的。

  不到万不得已,聚落不会点火。

  点火就必定有事,也没有人敢于乱点火。

  要是真的有人怎么做了,卡牌师会教他们做人。

  “先去找你弟弟。”张小河说道。

  他打算等吴有接了弟弟之后,就带着他去聚落内圈。

  一则为了卖掉身上的东西,二则是看看内圈的情况。

  要是内圈没有事,那就是真的没事。

  到时候,该睡觉的睡觉,也不用担惊受怕的。

  深入内圈之后,可以看到很多在街上露宿的人。

  有些人已经睡熟了,有些人还没有睡着。

  张小河没有打扰任何一个人。

  问这些家伙事极其不可靠的,本来没有什么事情,都可能被他们说出事情。

  然后就被一同蒙骗,还是亲自去看看内圈是情况比较好。

  两人走在寂静的大街上,吴有有些找不到东西南北。

  毕竟今天没有月亮太过黑暗,张小河倒是还算好的,至少方向他能分清楚。

  街道上,只有他俩的脚步声,以及一些零星的打鼾声。

  这是一条土路,只是简单的修了修,然后在这条宽阔的路的两边修建了许多的店铺。

  聚落当年成立的时候很草率,也没有做什么精密规划。

  就是一位卡牌师,带着一群人,说要在这里建一个家园,然后就有了聚落。

  “这条路是这里聚落里面最长的街道,一直通到内圈。”

  “在很早之前,聚落只有内圈,后来进过了三次扩建。”

  “第一次巩固内圈,第二次建立中圈,第三次扩张到外圈。”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内圈的外面。

  一面高大的城墙坐落在大地之上,那城墙几乎有七八层楼那么高。

  此时天黑,吴有看不到,所以才没有任何感觉。

  只有亲眼见过城墙的恢宏,才会发自内心的感慨。

  “内圈很小,住的都是卡牌师。”

  “只有成为卡牌师,就能得到内圈的居住权”

  “与另外两个圈层不同,内圈是有城墙的。”

  其实在他看来,根本不存在什么聚落,只有城墙里面,和城墙外面。

  普通人就好像是挡箭牌一样,保护着内圈的卡牌师。

  对于这一点,张小河很清楚。

  聚落其实都是骗人的,聚落最外围的一圈木栅栏也是自欺欺人,根本挡不住任何异生命的入侵。

  要不是人类的数量足够多,异生命早就清洗了城墙外面的两个圈层。

  “卡牌师保护我们,只不过是因为没了普通人,卡牌师活不下去,这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说的。”

  吴有感觉心中一阵恶寒,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城墙内住的是些什么人。

  他们算是这个可恶世界里的上层人,但却格外令人讨厌。

  “哦,对了。”

  “不止卡牌师可以住在里面,他们的家人也住在里面。”张小河对此已经没有太对愤慨的感情。

  他知道活命从来都不是靠感情的。

  世界就这样,张小河没有本事颠覆这个世界,就要学着适应这个世界。

  “贵族。”吴有评论到,他的语气不是很好。

  “差不多,以后还有奴隶。”他略有嘲讽的意味说道。

  其实已经能够看到一些苗头了,最近城墙内的人越来越不想帮助普通人。

  在他们眼中,没有制卡能力的普通人就是废品,之后占用他们的资源。

  外圈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别的事做,每天就是拾荒之类的事。

  现在已经没有工厂之类的存在,人们创造的价值不像以前那么多。

  虽然聚落里面的人数一直保持在好几万人的程度。

  但是那是在每天伴随着大量的人死亡的前提下。

  死了一批人,很快就会来新的流浪者。

  对此,张小河早就已经习惯。

  两人没有接着扯皮,找到吴有弟弟之后,张小河带着他们进入了城墙内部。

  他从城墙跟脚处的一个洞口爬了进来。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说道:“这个叫做狗洞,专门开给外圈的人进的,城门关了,只能走这里。”

  卡牌师阶层对于普通人的其实,已经到了一个畸形的程度。

  这只是其中一个表现。

  吴有排干净弟弟身上的灰土,随后又跟他嘘寒问暖了一会。

  他的弟弟已经饿了三天肚子,面容有些憔悴。

  “挨饿要从小学,小孩子容易教。”陆山笑道。

  他并没有开玩笑,吃不上饭是经常的事。

  如何在没吃东西的情况下,用处力气是一个必备的能力。

  至少,在张小河认为,三天不吃饭应该要保有最基本的活动能力。

  吴有把弟弟背在身后,说道:“他还小,大些再说。”

  张小河没有接着说,他走在前面带路。

  现在他们要去一个卡牌师的家附近,他们的东西要卖给那个卡牌师。

  这位卡牌师,张小河算是认识,卖过很多东西给他。

  人还不错,至少不会想个暴发户一样,逼视普通人。

  城墙里面的房子都修缮得特别完好,有的甚至有花园。

  地面铺着石砖,不像是外圈走一遍裤腿上全是灰。

  内圈虽然说是小,但是真实情况可未必就是如此。

  至少在张小河感受下来,内圈至少有一个小镇那么大。

  聚落能够延续下去,卡牌师是关键的一环。

  正是因为有大量的卡牌师保护着,聚落才能立足于此。

  “内圈大概有几百为卡牌师,也就是住着几百户人家,每家人还有些仆人,加起来也有上千人住在内圈。”

  “这里是聚落最安全的地方,许多人都梦想着哪天野鸡变凤凰,一次测试出卡牌师天赋,就直接住进来。”

  吴有仔细听着,暗暗记下所有有用的信息。

  “你对内圈很熟悉。”他有些诧异,,张小河明明不是内圈的人,却对内圈熟悉到了这个地步,这让他感到奇怪。

  “当然熟悉,最早建立聚落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当时那个主张建立内圈的卡牌师人不错。”

  身为聚落“元老”,他对这里还是很熟悉的。

  当初,他亲自看到一面面巨墙,在卡牌师的威力之下瞬间建成。

  当时就很羡慕卡牌师,可惜没有那个天赋,不过现在他也要制作卡牌的能力。

  张小河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我们要找到,是那个卡牌师?”

  许是夜已深的缘故,吴笛已经趴在吴有的背后睡着了,因此他刻意压低声音说话。

  张小河一边走着,一遍说道:“不,那个卡牌师已经死了,我见了他最后一面。”

  “他说聚落要叫百姓聚落。”连他自己都不禁想要笑。

  百姓聚落?多可笑。

  卡牌师聚落才差不多吧,在这里卡牌师统治一切啊。

  如今的聚落没有名字,就叫聚落。

  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些什么事,但是这是的吴有适时的没有说话。

  忽然,张小河停下了脚步。

  “站住!”

  他小声说道。

  周围的氛围很诡异,越是往建筑多的地方,他越觉得诡异。

  “有血腥味。”

  顿时,吴有的心脏砰砰猛跳起来,紧张的情绪在空气之中蔓延。

  此时一阵风吹过,石板铺就的道路,格外荒凉。

  “跟我来。”

  张小河带着吴有一路往内圈深处走,越是往里走,血腥气味就越重。

  吴有不知道张小河要干什么,只能跟着他走。

  不知不觉间,一颗种子已经在他的心里种下,只要跟着张小河走就没有问题。

  之前很多次危机,跟着张小河,他都活了下来。

  吴有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汗水已经从他的额头渗出,他看了看熟睡的弟弟,安心了不少。

  在一个院子外面,张小河停下了脚步。

  他趴到地上,供起背示意吴有踩着他的背翻到里面去。

  “会不会打扰里面的人。”吴有不无担忧的说道。

  张小河刚刚说了,这里住着的都是卡牌师。

  万一打扰到了卡牌师,可就麻烦大了。

  “这里面的人我认识,不用担心。”他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有些排斥。

  看样子,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还真不愿意来这里。

  吴有深吸一口气,踩在了张小河背上,随后卯足了劲,才堪堪抓住院墙。

  之后,张小河在帮了一手,他才进去。

  随即“咚”的一声,已经跳到院子里面。

  这些个动作一连串下来,就算是再贪睡的人也会被惊醒。

  “哥,咋了?”吴笛醒了过来,语气有些恐惧地问道。

  “没咋,你不要说话就好。”

  ……

  他安顿弟弟的时候,张小河已经跳了下来。

  他每天都会做一些锻炼,大部分是速度和反应能力。

  弹跳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一些锻炼。

  这个高墙,爬上来废了他不少的力气。

  落到院内的时候,他的脸已经是涨红了一片。

  就像是一个大苹果一样。

  “接着怎么办?”吴有询问道。

  张小河缓了几口气,说道:“跟着我。”

  他小心翼翼的摸入院内,首先来到的是一个卧室。

  张小河先是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回应。

  他打开门,让吴有兄弟在外面等,自己进去查看。

  “小柱子,我来找你了,我是张小河。”他轻声呼唤着,没人应答他。

  随即他走到了床前,摸了摸床。

  除了软和的床垫,什么也没摸到。

  这个房间没有人。

  这里出去之后,立马招呼吴有跟着他走。

  此时的吴笛已经睡不着了,眼珠子瞪得老大,咕噜咕噜的转悠着。

  随后,他们来到了客厅外面。

  此时的张小河,内心是无比紧张的,卧室没有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晚上人就睡这里,在来客厅之前,厕所他们也找过,也没有人。

  甚至厨房也找过,现在就只剩下这个客厅。

  危险可能就存在于此。

  张小河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隔着门嗅着房间内的气味。

  忽然他闻到了一丝鲜血的气息,登时他瞪大了双眼,心脏忍不住跳动起来。

  就在这里。

  吴有也问道了这个血腥气味,他的心一点也不比张小河平静。

  之后,张小河让他在外面等,自己先进去看看。

  吴有刻意躲远了一些,要是等会需要逃跑,他也来得及。

  嘎吱!嘎吱!

  客厅大门被打开,张小河吞了口唾沫,骨气勇气,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走了一步,没有动静,血腥气味更浓。

  又走了一步,之后顺势躲到了一个桌子后面,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小柱子,是我,张小河。”

  “二哥,救我。”一个身影从桌子旁边爬了过来。


     集美区成立两岸融合发展中心,推动两岸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多亏党的好政策帮党组书记、局长;。“展望未来,我们坚决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发展国际在线教育中心、国际在线医疗中心等,放大北京消费能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