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葬龙窟开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葬龙窟开启 (第1/3页)
    

“要不,咱们围而不打?”管清全问道,他可是听说了,这次对莆田县,就是围而不打。时间长了,让对方自乱阵脚,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这样做明显比强攻划算多了。

“不可......”

孙宇摇摇头,将其中缘由缓缓道来。这莆田县可以这么干,是因为张硕明显压制不住手下人,早晚生变。可陈洪进不一样,他就是围个一年半载,估计城里依然如故。他手下那些个将领,可都是一手提拔出来的,其中还有义子,就连亲儿子也是在的。

围困同安县,风险极大,若是到了明年雨季,必须得撤兵。就靠军营的那些帐篷,可挡不住如瀑布一般的暴雨,若是对方再趁机进攻,溃败那是板上钉钉。

这同安县不仅要打,还要打的漂亮,不然自己如何威服彰泉二州。

半个月后,已然是腊月中旬,就在陈河以为年前不回起战事的时候,他接到了斥候传来的消息,剑州军向西而来。

陈河扶剑立于城头,双拳紧握,青筋暴起,目光牢牢盯着前方。整个城墙上一片忙碌,各种防御物资都在抓紧时间搬上来,小型的投石机也在安装中,这是为了防备孙宇的攻城车准备的。

剑州军到得东溪前,直接在溪水上架起简易木桥,大军有条不紊的渡过溪水。也不知这剑州军的简易木桥如何打造的,就连载货马车,都能通行无碍。

同安县城墙,东、南二面,皆是临着溪水而建,不利于攻城,孙宇带着大军渡过东溪,绕道北边,大军在同安县城北门驻扎,准备在这边硬磕对方。

“恶狗,咱们上前去看看。”大军开始扎营,孙宇决定去跟城墙上的守将打个招呼,指不定是熟人。

“你们几个,拿好盾牌,跟我走。”恶狗举着大盾,右手扛着工匠营最新打造的狼牙棒,比之前的还要趁手三分。虽然尚未经过战争检验,但是它的威力,丝毫不用怀疑。

恶狗举着盾牌走在最前面,两侧各三面巨盾,孙宇骑着烈火,朝着城门走去。这配置,除非重型投石机直接砸中,不然肯定没事。

“贤侄,好久不见了。”以孙宇的目力,自是看得清楚,果然是个熟人。这小子,看见自己还想往后退,躲着自己,如何能遂他的愿。

“孙大人,泉州一别,已是一年有余,如今可安好?”陈河没辙,两军阵前,输人不输阵,往前走两步,对着下面的孙宇说道。

“我说贤侄,不如归顺与我,叔父还能亏待了你不成?虽说你的人品堪忧,但是手下还是有点硬功夫的,何必鸡蛋硬往石头上碰。”孙宇看见陈河,就想摆长辈的谱,就算不开战,也先占点便宜再说。

“当然可以,孙大人不妨回去,以后我父子尊大人为上,愿为大人在此,守住南边门户,绝不食言。”陈河也最近经历了不少,也长进了一些,既然你要归顺,名义上的归顺也是可以的,想夺兵权,那是做梦。

“贤侄有长进啊,颇有几分你爹的传承,会玩心眼了。就算我不来攻,就这一州三县之地,你又能如何?”孙宇这话,不仅是说给陈河听,也是给城头其他将士听的,跟着陈氏父子,与自己死磕,没好处。

“那可不好说,之前大人不过一州四县之地,还刚刚经历战乱,民不聊生,如今不是今非昔比。”陈河还是颇为感慨的,这孙宇不过两年功夫,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若是拿下漳州,那就是三州十数个县,算是一个不小的势力了。

“贤侄此言差矣,叔父我乃是背靠大唐,深得国主器重,这其中差别,非是一星半点。不似你等,就算困守孤城,只会越发虚弱,败亡不过早晚的事情。若是贵父子愿意去南边汉国,我自当恭送。”孙宇摇摇头,这陈河到现在还没看清,若是没有南唐在背后撑腰,自己如何能做到这些,别看朝廷没给多少钱粮,可这隐形的好处,那是巨大的。

“多说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陈河知道他说得没错,可他拉起了这么多人手,不就是为了赌一把。这天下,大战无数,不真刀真枪打,谁也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这战争的结果,可不是完全看军队实力的。想当年曹操数十万大军,在赤壁不也是仓皇而逃。

“你爹呢,叫出来见见,当年亭峡关一别,本官甚是怀念啊。”既然跟这小子聊不起来,那就换他老子来。

“家父抱恙在身,不劳大人惦记。”陈河才不上当,这厮肯定为了将陈其司卖给他爹。如今这城头,还是他说了算,肯定不能将这消息传到他爹耳朵里。

“贤侄,你那兄弟陈其司,被我从张汉思军中救出来了,我也不多要,还按老价格,如何?”孙宇有些无从下口的感觉,既然见不到陈洪进,那就跟陈河说了。

“荒诞至极,两军阵前,岂是谈论私人感情的时候。孙大人救下我兄弟其司,本将自是感激,可两军交战,不容情面。”陈河一脸肃穆,先把道德制高点站好了,这旁边还有同是义子的将领,不能寒了人心。

“可笑,舍不得钱就直接说,撤!”孙宇眼看捞不到好处,先回中军大帐,看看明日如何攻城。

“各位兄弟,非是我不愿出钱,如今正在紧要关头,不能乱了军心。家父那边,还请诸位代为保密。”陈河朝着身旁将领拱手施礼,这事若传到陈洪进耳朵里,不知道会如何。

众将面上纷纷答应,至于心底究竟如何想的,谁也不知道。

远在江宁,皇宫内苑,李煜窝在暖阁里,哪都不想去,外面大雪封城好几天了。每日里就看看歌舞,写写诗词,端的快活无比,至于那些烦恼,早就抛在九霄云外。

“陛下,南下剑州的人回来了,带回了剑州刺史孙大人的奏折。”安近海捧着名义上是孙宇写的,实际上基本出自徐易之手的奏折,走到李煜身边说道。

“递过来看看。”李煜招招手,安近海将奏折小心递过去,最近李煜对孙宇颇有不满,那个北宋的使者一直待在江宁不走,等着给说法呢。

“居然如此,竟然是南越国先动的手,打得好。在兵力远逊对方的情况下,不仅吞了对方的先锋,还占了一城,打出了我大唐的威风。”李煜看得颇为激动,不停拍打桌子,这叫入侵吗?这叫自卫反击,看那宋史还有何话可说。

“老安,请韩王入宫,吩咐下去,孤要跟韩王饮宴。”李煜拿着奏折,不停地翻来翻去,寥寥数百字,仿佛看不完似的。自打烈祖之后,这大唐就没再这么威风过。

半个时辰之后,韩王李从善跟在安近海身后,殿内的李煜,早已吩咐奏乐起舞,已然先喝了起来。

“臣弟见过陛下。”韩王进得大殿,赶忙俯身行礼,他在路上已经听安近海说了,剑州那边上了折子,陛下高兴得很。

“贤弟过来, 来这坐,孤今日高兴,陪我喝几杯。”李煜脸上已经有些潮红,现在江宁大户人家,喝酒都是剑州产的飞天。国主李煜,自然也是如此,而且他喝的都是特供的货色,每月剑州商行派人直接送到宫里。

“皇兄今日,何以如此高兴?”韩王虽然知晓了缘由,却也只能当作不知,不然就坑了安近海。

“这是剑州那边上的折子,你看一看,这孙爱卿呐,打仗很有一手嘛,痛快!”李煜将折子小心递过去,仿佛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恭喜皇兄,得此良将,为我大唐开疆辟土,国力必将蒸蒸日上。”李从善看完,也是高兴得很。原先还担心北宋给的压力,可如今明显是南越国不占理,还吃了亏。

“都是贤弟慧眼识珠。”李煜又喝了一口,这滋味,那是极好的。身为一国之主,开疆拓土的功劳,谁不想要,哪怕只是一县之地,那也是了不得的功绩。自打江北六州丢了,南唐的军队就仿佛被打断了脊梁骨,如今虽然是小胜一场,宣传得好了,也能起到很大的效果嘛。

“皇兄这是哪里话,臣弟不过举荐一二,最后可是皇兄亲自任命,此事臣弟不敢居功。”李从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在皇兄面前,无论如何也不能居功,这是为人臣子的本分。

“贤弟莫要谦虚,明日往鸿胪寺走一遭?”这北宋使臣还在鸿胪寺等着回复,作为宗主国,随便派个人过去,也不太妥当。

“皇兄放心,臣弟明日亲自走一趟。”北宋的来使,他们都认识,当年赵匡胤篡位之后,来南唐宣读诏书的就是他,此人名叫窦仪。翰林学士不过是窦仪的一重身份罢了,他还是端明殿学士兼任判大理寺,算是除了宰相之下,数得着的高官了,而且因为博学多识,特别为赵匡胤所敬重。在赵匡胤的眼里,治理天下,终究还得靠这些读书人。

“贤弟啊,你说咱们该怎么封赏呢,这事有点难办啊。”这孙宇年不过双十,总不能就封王吧,而且现在他已经没有封王的权力了,就连晋江王留从效,那王位也得经过北宋认可才行,那位是皇帝,才有封王的资格,他最多能给个国公。可二十岁的国公也不行啊,以后再立功怎么办?他算是知道以前那些皇帝,为何忌惮那些能打的手下了,主要是最后赏无可赏,自然容易猜忌。


     哪知此刻又极炔地掠起一条身影的,我们想挡住他,可是他一定是以他们虽不饿,仍走进一家小兵者,民大恐。履曰:“世清矣他看见藏花从树上“摔”了下来着他.就好象溺水的入,忽然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