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起中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一起中招 (第1/3页)
    

  孤寂是是什么?

  张小河时常想这个问题。

  在他很小的时候,身边有父母,上学时身边也有伙伴,就算是灾难爆发之后,他也仍然有兄弟姐妹。

  孤独似乎离他很远,但是在一个人的时候,他经常会有一种空荡荡是感觉,生命似乎就此失去了光芒一般。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在那些无光的日子之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在慢慢消磨。

  若是一个人独自一人太久,说不定真的会被消磨殆尽。

  但是有一些人却是渴求着孤独,他们不太喜欢跟人群待在一起,他们喜欢单独生活。

  可是没有人能一个人单独生存,至少作为一个普通人不可以,像是张小河他个人最怕的就是孤独。

  而在封绝身上,张小河感受到了一种亘古长存的孤寂。

  虽然她一直在笑,但是那些笑容是多么让人心疼。

  “小孩,你最喜欢什么?”她有事没事就会跟他说话。

  虽然是絮絮叨叨个不停,但是张小河一点都不觉得厌烦,有时候也会回答她的问题。

  张小河想了想说道:“我不是很清楚,我也不知道我最喜欢什么。”

  他确实是这么一个人,没有什么东西很喜欢,就算是喜欢也是一阵子的事,时间一久喜欢的感情就会慢慢消散。

  “你当然最喜欢我了。”封绝笑道。

  张小河不再回应她。

  这一天早上,林寒雨忽然把张小河叫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她的眼中闪烁着担忧的光芒,说道:“无论你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跟你走到最后,就算你变成了傻子。”

  这些天的张小河很是莫名其妙,经常自言自语,总是说着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所有人都对这样的张小河感到疑惑,但都没有说出口,今天林寒雨实在是忍不住了。

  张小河听完之后,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我很好,也没有傻,你放心。”

  他的声音温和,缓缓地话语抚慰着她的心灵,过了一会,林寒雨的担忧褪去了很多。

  “可是你为什么老是自言自语。”林寒雨问道,肯定是有个原因的,要么总是自言自语呢。

  对于这一点,张小河很难解释,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只有他能够感知到封绝。

  目前也只有他才知道自己这一位魔神母亲。

  “不好说啊,或许有一天你能够知道,现在你只需要相信我。”张小河保证道。

  “你相信我,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会处理好的。”

  张小河的眼中颇有神采,一点也没有衰退的样子。

  林寒雨虽然担心,但也做不了太多事,既然他都怎么说,就不能给他添麻烦。

  “要是真碰到问题,你要跟我说,我们之间是祸福相依的。”林寒雨抱着他说道。

  两人头挨着头,小声地说着一些话。

  忽然,张小河耳朵旁边,封绝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孩,带着你的妻子来找我。”

  张小河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然而他的嘴巴却自己动了起来。

  他在跟林寒雨说着关于封绝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你做了什么?”张小河很是诧异,封绝竟然能直接操控他的身体,如此一来不久成为她的傀儡了吗。

  张小河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别闹脾气啦,过来到我面前来。”

  张小河回头看向了山洞的方向,身上带着镣铐,插着刀刃的封绝,露出了微笑。

  “拿你没有办法。”最终张小河还是妥协了,这个封绝总是能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要她想,要张小河做什么就必须做什么。

  回到山洞,张小河坐在了她的棺材板上,双脚荡着问道:“找我干什么?我可不想跟你搭上太多关系。”

  这是实话,这些日子以来,张小河一直是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的。

  虽然,封绝并没有伤害他,但是她天天絮絮叨叨,阴魂不散的,现在又操控他的身体,着实有些膈应人。

  “你这孩子,母亲肯定都是为了你好,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

  张小河没有理这些话,依旧是坐在棺材板上荡着双脚。

  他的面前站着林寒雨,而奇怪的是,林寒雨根本看不到棺材。

  因为若是能够看到,肯定会吓一跳,哪有人坐在棺材板上的。

  “过来,我抱一抱。”不远处的封绝挥了挥手,然后张小河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走到了她的旁边。

  紫眼女子伸手一揽,一下就把他搂入怀里,像是抱小孩子一样,她轻轻拍着张小河的身体。

  “宝贝乖,慢慢地你也会长大。”

  某人脸上写着“高兴”,他问道:“有事说事,没事就放开我。”

  然而封绝却不是很愿意,她说道:“不呢,好不容易抱到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轻易松手。”

  这句话其实已经表面了她的态度,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放过张小河,无论他愿意不愿意。

  反正张小河的身体都能被操控,愿不愿意都没有差别。

  抱了一会之后,封绝总算是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张小河。

  她看着面前的张小河说道:“灵儿,这次找你来,其实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张小河最近多了一个名字叫封灵,封绝习惯性地叫他灵儿。

  “能别这样叫我吗?”张小河十分不适应,老实说他的父母这样叫他,他能接受。

  林寒雨这样叫他,他也能接受,但是跟封绝之间总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傻孩子。”封绝轻笑道。

  忽然,他的衣袖轻轻一挥,张小河周围的场景开始变化。

  这是一条小溪流旁边,封绝穿着斗笠坐在小河流的旁边垂钓。

  天上时不时飘下来一朵雪花,轻轻地落到了水面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林寒雨神情恍惚,随后很快清醒过来。

  之前还在山洞,怎么转眼间就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她拉着张小河的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张小河还是处变不惊,内心的慌张也少了很多。

  “现在的世道可不是那么安稳啊。”封绝一边垂钓,一遍自顾自地说道。

  “虽然本源时代早就成为过去,但是还有部分老古董留了下来。”

  “比如你?“张小河听她提起过本源时代。

  那是在告诉他为什么选择他的原因。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如果真要说的话,就是与生俱来的缘分。

  本源时代的人们跟现在的人可不一样,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掌握着神的力量。

  但是神也分一些区别,于是有了本源这个说法。

  一部分人的神其实是暗合的,这些人一般出现在同一个宗族。

  这些本源相同的人,就可以借助一个源头修炼。

  这个源头一般就是一种本源的创造者。

  现在的张小河跟封绝就是如此,他们的源头亲和力强于是张小河能够感受到她,也能看到她。

  其他人的本源亲和力,没有到达一定程度,因此才会看不到她。

  “你看这一场雨,下了也有些时间了吧。”她接着说道。

  “你应该能够猜测到,这一场雨必然不寻常。”

  “那是当然,一场雨把沙漠下成大海,能不异常吗?”张小河随口说道。

  忽然,封绝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长辈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

  林寒雨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张小河这些天以来的自言自语真的不是傻了,而是确实有那么一个在跟他说话。

  她的内心格外茫然,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呢。

  “这大雨其实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预谋,这方世界许多东西都被封印住了。”

  “一场大雨能够冲刷下那些被封印住的塔。”

  她说着,一副画面传到了张小河的脑海里。

  只见画面中大雨磅礴,一片密林之中,一座藤条缠绕着的古老宝塔,慢慢地褪去了一部分的黑色气息。

  要是再有一些时间,那些封印住宝塔的气息就会被完全冲刷殆尽。

  “永恒塔。”张小河一眼便认出了那些宝塔,不是他物正是被四维生命封印住的永恒塔。

  想不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竟然能够冲刷掉塔上的封印。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进入永恒塔,获得更多有用的卡牌,张小河几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卡牌繁盛的时代。

  “别兴奋得太早,这些宝塔已经被改造过了,现在就是一个个战争兵器,等这一场雨过去,宝塔就会打开,放出里面的东西。”

  张小河听到这里,忽然一愣。

  战争兵器?要是那么多的永恒塔全部放开限制,里面的宠兽一定会一涌而出,到时候人类的末日才算是真的来临啦啊。

  想到此处,张小河的内心隐隐有了些着急。

  “也不用太过于害怕,有些事情是注定的,逃过掉的。”封绝安慰道。

  张小河稳定了一下情绪,语气严肃地问道:“我们该如何是好?永恒塔内的宠兽放出来,人们几乎挡不住。”

  作为一种试炼宝塔,永恒塔里面的宠兽绝大部分都会主动攻击人们,到时候真的是对人类赶尽杀绝。

  张小河一点也不不想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是谁下了这一场大雨,要把人类赶尽杀绝的,嗯……妈。”林寒雨想了想,这些天一直听张小河说什么,不是你的孩子之类的话,于是就猜测到了。

  紫眼女子笑眯着眼,放下了鱼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

  “这个人嘛,一直都在这里,跟我一样也是本源时代的幸存者。”

  封绝似乎不想直接告诉他们,于是打了个谜语,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猜猜雨下得多了,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张小河听完之后,当即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变成一片汪洋大海,所有的陆地全部变成海域。”

  封绝轻轻点头,接着问道:“那么海里面有什么呢?”

  这一下范围就大了很多,一下子还真不一定能够猜得出来,张小河挠了挠头发说道:海里有鱼?”

  “你再猜。”

  “海里有海星?”林寒雨想到了海兽海星,于是就随口说了出来。

  结果肯定不是海星,封绝摇了摇头,最后他们两个都没有猜出来。

  封绝只好公布正确答案,她说道:“水里面有龙,而且是一条老龙。”

  “这会那一条龙嵌在地球里,经过无数年的修养,这一条原本身负重伤的老龙,马上就要恢复。”

  “原本他可以直接冲出大地,获得新生,但结果就是这颗星球破碎。”

  听到这里,张小河忽然内心一惊,地球老妈真不容易,以前就老是动不动地球毁灭,想不到现在还是这样。

  “果然弱小就是原罪啊。”张小河不由叹息道,要是有足够的实力就能制止这场或许会到来的灾难。

  那条老龙至少跟封绝是一个等级的吧。

  “但是老龙似乎比较喜欢这里,并没有摧毁这里的想法,于是下了一场大雨,他要把整个世界变成汪洋大海,然后纳入他的领域。”

  封绝的话,让张小河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地球爆炸之类的事情,但是纳入领域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根据我的推测,他应该会把这里变成一个小神国,放到他自己的神国旁边。”

  就算是能够保存下来地球,也无济于事,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之后他们又简单地聊了一下,然后退出了这一个境界。

  张小河站在原地有些发愣,看了看洞外的雨水,再一次迷茫。

  这个末日到现在,张小河最多的情绪就是迷茫,他实在是太过渺小,能知道的事情很有限,也根本没有个目标什么的。

  总之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飘荡,内心也一直抱着回到北疆这个可有可无的想法。

  或许这样,才能弥补他内心的空洞吧。

  跟封绝谈过这一次话之后,张小河让自己的千刀护卫再一次开启了操练模式。

  大雨之中,一个个方阵有序地操练着。

  他一次性弄出了一千张卡牌,想要训练出一支千人的小军团出来。

  那次谈话的时候,封绝告诉他,就像她会找子嗣一样,老龙也会找子嗣。

  他会用自己的龙血进化一匹强大的生命,然后还会分出一些龙鳞,培养出亲信子嗣。

  他的目的很简单,把地球打造成属于他这个源头的世界。

  界内一切非龙族生命,都要清理,尤其是作为智慧生命的人类,肯定会被重点照顾。

  张小河不想死在混乱之中,因此他要提升实力,至少在之后能有立足于这里的本事。

  一大清早,漠沙跟顾想两人,急急忙忙地回到了山洞内,一见到张小河就说道:

  “北边有怪物,很大的一个怪物。”

  张小河当即让他们带路,自己带上一部分精锐,前去查看。

  半个小时的赶路加上寻找之后,他们在水域之中看到了那个怪物。

  那是一个人形的生命,但这他的体型很是巨大。

  就算是如此深的水域,也能露出半个身子在水面之上。

  张小河目光如炬,看向了那个巨大人类,忽然他愣住了。

  这个大型生命他很熟悉,分明就是一个丧尸嘛,可是一般的丧尸哪里能长到这么大一个,而且西域怎么会有丧尸。

  顾想眼中有许多的担忧,她是知道这个怪物是丧尸的,正是如此她才会担心,难不成一部分的丧尸已经进入西域,那他们岂不是有被抓到的风险?

  “这里应该不能久留了,我们马上出发去北疆。”顾想看着张小河说道。

  然而他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能走,或者说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走不到北疆。”

  张小河已经从封绝那里得知,永恒塔就要全部开启,到时候所有的宠兽再次清洗人间。

  走在路上都有可能遇到九级宠兽,去北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顾想很是担忧,她一直想要逃离那种四处躲藏的生活。

  凡是都要小心翼翼,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这样的生活她不想再经历。

  张小河看着远处水域的边界轮廓,叹了口气说道:“顾想妹子,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之前的你。”

  听了张小河这一句话,她忽然反应过来,没错啊,现在的她战斗力五级,已经比得上大部分尸王,就算是冰人尸王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再说了还有顾念,两人同时发力,可以施展双重异种之躯,可以说在尸王中他们的实力也是顶尖的。

  如今的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是啊,要是他们敢来,我就打退他们。”顾想惊喜,老是当耗子,竟然忽略了自己现在是大老虎这个事实。

  想明白之后,她的心里舒服了很多。

  其实张小河的话语还有另一重意思,现在的他们战斗力已经跟以往不一样,已经用不着四处躲闪。

  现在的他们其实已经能够占据一席之地,想着逃窜,其实没有必要。

  这个巨大的丧尸,由于离他们的小岛有些远,而且也没有往他们那一块走的意思。

  因此也就没有搭理他。

  回到岛上之后,张小河聚集了所有人,跟他们开了一个会,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大雨会把大部分地方淹没,而且还会有更大的灾难在慢慢靠近,我想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

  “这个绿洲有很大的改造潜力,尝试一把,说不定能把这里建造成一个属于我们的家园。”

  大家听完之后,都是面面相觑。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大,以往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占山为王的事。

  张小河忽然提出来,他们心里多少有些飘忽不定。

  “我觉得可行。”林寒雨思索着说道,她是听到了封绝说话的。

  关于永恒塔的事,也陆续听了张小河说过,她很清楚目前事态的严重性。

  “寒雨同意,你们呢?”安静许久之后,张小河问道。

  然后他看向了顾念,姑娘又是推手又是摇头,推说道:“我不清楚,我和小绿弃权。”

  随后,张小河有看向了漠沙跟顾想两人。

  “我觉得可以,反正去北疆也是要找地方生存的,不如我们自己动手建造一个。”

  漠沙同意之后,顾想也是一边倒,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几人以后都住在这里,再也不走了。

  从今往后他们就是一家,要在这个荒芜的岛屿之上,建立起他们的家园。

  张小河选择在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有封绝。

  要是以后老龙改变主意,不还有封绝可以帮他们一手吗,毕竟是同一级别的,老龙总不可能实力直接碾压封绝的。

  决定安家落户之后,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建造一个房子。

  老是住在山洞里面其实也可以,但是张小河想要恢复一些文明的气息,因此要建房子。

  三天之后,经过他们的努力,一个宽敞的木屋坐落在了树林里面。

  三天之内,他们砍下一些合适的树木,然后又处理木材,最后研究了一下木屋结构,最终搭建完成一个房屋。

  这个房屋既能避雨又能遮风,既温暖又宽敞,很实用。

  “真好啊。”几人看着木屋,神情有些恍惚,谁也想不到这一个房屋是他们亲手建成的。

  要是换做以前,一个房屋从材料到完成需要不少时间。

  但是现在个人实力强大,一个人就能扛起一根大木头,不需要借助机器,就像是拼接零件一样,把木屋拼好,很方便快速。

  他们迫不及待地进去看了看,地面是木板,由于担心水漏进屋内,干脆把底盘抬高了一个程度。

  脚踩着的地板是木头做的,这些木头都是张小河精心挑选的,都是选的坚韧的木头。

  由于没有经过特殊处理,有些木板脆生得很,根本耐不住一脚踩下。

  就这些地板,他花费了许多力气。

  屋顶上面为了防漏雨,他们用树叶铺了一层,虽然还是会漏雨,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这一天晚上,他们几个就住在了这里,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屋住着就是舒服,当我他们的呼噜声都要顺畅许多。

  之后,他们又建造了两间木屋,既然能够有房屋,他们干脆分了地方休息。

  张小河跟林寒雨住在一间,漠沙跟顾想住在另一间。

  顾念和小绿是住一起的,但是小绿有时候回到漠沙那里睡,顾念也会到林寒雨那里休息,总之他们自己住的地方倒没有经常用。

  这就导致,两对人说悄悄话的时候,有时会有一个耳朵在听。

  但是也不是什么隐秘,让他们听到了也就听到,他们没有在意太多。

  建好房屋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改造,木屋已经能够不漏水不漏风,慢慢地他们置办了一些家具。

  像是木桌木椅之类,还有用枯草做的床榻,睡着也还算是暖和。

  有一天,张小河拿着一根树枝,在一片小树林内画了一个方形范围。

  然后他指挥着宠兽,砍伐掉了这个范围内的所有树木,随后把地面弄得平整。

  最后再用砍下来的一部分木头,造了一些栅栏,围了方形区域一圈。

  完成之后,张小河颇为得意地看着这个空地,从今以后这里就是训练场。

  他在看到一个千刀护卫训练的时候,撞到树上的时候,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他要整一个训练场。

  眼前的这个训练场内,容纳一千个人完全不是问题。

  如此一来,也算是了结了他的一桩心事。

  训练场内,千刀护卫按照溯流教的方法,不停息地训练起来。

  动静时而很大,时而很小,倒是有了一副人人声鼎沸的画面。

  张小河内心感慨良多,又看了一会千刀护卫修炼,随后就到了一个新挖的山洞内。

  里面放着许多木材,但是大部分的木材靠近根部的地方已经腐烂。

  雨下了这么多时间,树木根子早就烂完。

  表面上看着绿洲郁郁葱葱,但是大部分树木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再过一段时间,树木就会完全枯萎,到时候一点好处也没落着,还不如现在先砍伐存着。

  不过打心底来说,张小河是不希望砍伐那些树木的,但是没有办法。

  没太阳 水又多,树木无法存活。

  他看着那些烂了根的树木,也心疼,沙漠中的绿树毕竟是难得的,就这么毁了多可惜。

  “灵儿,想种树啊。”看到张小河一直盯着树木,愁眉苦脸的,封绝开口问道。

  不像以前对她不理睬,张小河点了点头,说道:“没有植物,我们也不好生存。”

  张小河早就在想种植作物的事情,一个家园肯定少不了食物来源。

  现在雨一直下,植物根本活不下来。

  “改造生命其实很简单,我可以给你一棵树苗,这个树苗半个月长成树,一个月产出一次食物,有淀粉类的食物也有蛋白质类的食物。”

  张小河一听,当即来了精神,问道:“真有这么全能的作物?”

  这简直就是神仙作物啊,既能有糖类也有肉类,这不是美得很。

  “还能抵抗极端天气,下雨刮风根本不怕的。”

  张小河更是惊讶。

  古往今来,收获都是看天,如今这一种全能作物,竟然不用看天时,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这么好的作物,张小河肯定想要,他当即向封绝摊开手板心,眼睛里都是“给我给我”的渴望神色。

  “想要也可以,但你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她并不打算轻易就把这个树苗交给张小河,但是也没有立刻说条件。

  张小河现在是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现在的他身体完全受她操控。

  而且内心也在慢慢地受到她的操控,想要他做事,封绝只需要一个念头。

  暗地里,封绝不知道施展了一个什么法术,他旁边的木材忽然开出了一朵花。

  花朵打开,露出了里面的树苗。

  “谢谢妈妈。”张小河当即扑了上去,然而那花朵确实一躲,张小河扑了个空。

  “淘气,都说了需要付出代价的。”

  张小河看到树苗之后,显然沉不住气了,说道:“我人都是你的了,要怎么做都听你的。”

  然而封绝听了这话,当即伸出手,直接穿过空间,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个脑瓜崩,她有些气呼呼地说道:

  “你这孩子,我控制你并不是为了夺走你的心智,你个人还是要学会独立的,只不过现在的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我才会控制你的。”

  张小河显然不可能理解,孩子就需要控制住吗,他觉得不合理,于是说了出来。

  封绝又弹了一下他的脑瓜崩说道:“就说你不懂事嘛,天外有天,你想想你才活多久,我已经活了无数年。”

  “无数年,就算是再蠢的人,也要变成人精,你不相信我会吃大亏。”

  张小河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人家活了无数年,自己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定然不如她深沉。

  “就算如此,我还是不想被控制。”人们天生就不喜欢受到约束。

  然而事实上,人无时无刻都在受到天地的约束,人们遵守天道的规则,因此逍遥本身并不在于摆脱这些约束,而是在于平静自己的内心。

  “母亲就算再坏,也不可能害孩子的。”封绝说到,因为母亲跟孩子本来就是一起的,谁会自己害自己呢。

  这个话题没有持续多久,封绝回过头来,接着说她的条件。

  “我会把你投放到一个地方,你完成我的任务,就能得到我的奖励。”封绝说道。

  “投放?”张小河不是很理解,听上去,就像是在投放炸弹一样,他听着觉得很奇怪。

  “没错,在某些文明中,存放着一些奇珍异宝,我知道一些,只要你能够拿回来,就算完成任务。”

  “我还需要考虑一下。”张小河找了一个缓和的借口,实际上无论如何他都要去完成她的任务,树苗他是不可能放弃的。

  已经可以预见到,这种资源树对他们的家园很重要,张小河一定要拿到资源树苗。

  “好吧,我先跟你交代一下任务细节。”

  封绝开始讲述一些注意事项,从头到尾注意事项只有一条,那就是尽量不要暴露身份。

  这个宇宙对于人们来说很大,但是对于极少数的一部分人来说,又是很小。

  封绝能够说出宇宙中生命星球的数量,也知道每一个星球上面的文明层次。

  她告诫张小河,这个宇宙中其实大部分地方都是没有神的力量,真正能够使用神的族群少之又少,而且都是像地球修炼者一样,简单的利用。

  “有能够熟练运用神的文明吗?”张小河好奇地问道。

  封绝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只有一个,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地方应该叫做第一神国,你用的卡牌跟宫殿就是出于那个文明。”

  张小河脑海内忽然传来了一副画面,这个画面中的许多事物,跟当初看到的镇星的家乡一样。

  想不到第一神国的一个人,就能比肩一个文明,张小河有些惊讶。

  镇星凭借自身力量,摧毁了上一个人类文明,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多的不说,你只要注意不要暴露就好,我会在一边看着你。”封绝再三嘱咐。

  她本身可以轻易拿到那个奇珍异宝,她让张小河去,主要目的还是磨炼张小河。

  毕竟是她的宝贝子嗣,肯定要好好磨炼。

  封绝存活于世间无数年,早就对许多东西透彻,对于如何培养一个子嗣,她再清楚不过。

  “我需要准备一下。”张小河说道,他没有立刻出发的打算,至少要跟身边的人说一声。

  要么其他人找不带他,准得着急,做人还是要有个交代。

  “去吧,做好准备就来找我。”她一点也没有催促他,孩子需要慢慢养,很多东西急不得,一旦着急一大半就毁掉。

  反而是不着急,慢慢得来,事情更容易成。

  张小河立刻跑到几个木屋内,跟他们所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说自己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其他人并不担心张小河逃跑之类的事情,他们之间早就培养出了深厚的信任。

  只是简单的叮嘱几句,便放他走。

  交代一圈之后,张小河回到了山洞里,一进来他就告诉封绝,现在就要出发。

  “早些去,快些回。”张小河如是说道,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忧的。

  “我可不可以带几个卡牌过去?”张小河询问道。

  “不行,卡牌会暴露身份 到时候引来麻烦就不好办。”

  “那我去了没战力咋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出门在外没有一身自保的本本事,谁敢随便乱走,指不定走到哪里就阴沟里翻船。

  “傻小子,你可以用封灵刀嘛,咱家刀可是厉害得很。”

  “具体战力是多少,要是没个大概的概念,说不定会误判自身实力。”

  对于封灵刀,张小河一次也没有使用过,对于封灵刀的战斗力也是一点不知。

  “你现在战力太低,我还真不好判断。”她思索衡量了一下接着说道:

  “现在的你,战力足够,封灵刀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拥有九级战力,但是格外注意,一旦时间过了,你就会卸力昏迷,因此你只有一次战斗的机会,自己注意着。”

  封绝最后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开始传送张小河的身体。

  只是我一瞬间,他就置身于另一片时空,周围都是一些奇特的物质。

  过了一会,封绝跟他说现在会让他昏迷一段时间。

  由于他的身体太脆弱,因此舒服方面快不起来,只能控制时空,将前进速度调整在一个适当的范围。

  这就造成需要大量时间赶路,于是就干脆把张小河的身体冻结住。

  等到了地方在慢慢苏醒。

  听了她的说法,张小河忽然有些担心,他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会不会过去很久?”

  封绝立刻回答,说道:“并不会,我控制时空,等你到地方只是过了几秒钟而已。”

  这下张小河放下了心,安稳地休眠了过去。

  沉睡中,张小河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那个梦中有林寒雨。

  那是一个没有灾难的世界,林寒雨是通过父母介绍认识,他们都是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份子。

  后来两人结了婚,有了孩子,慢慢老去。

  当梦中的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张小河缓缓睁开了双眼。

  “喂,喂。”一只手摇晃着他的肩膀。

  张小河被这只柔软的手摇醒,他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刺眼的亮光。

  他的双眼微眯着,艰难地看清楚的面前的画面。

  一个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在黑暗中照着他。

  “别再这里睡,睡在这里会被当做垃圾捡走。”这是一个女声,声音很朴实。

  张小河抬头,透过强光,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的样貌。

  这是一个带着放毒面具的女子,她的衣服有些破旧,上面贴满了补丁。

  胸前是一块大补丁格外的明显。

  除此之外,她的身上还有许多的机械,看得出来都是简单组装起来的。

  她身上唯一比较新的就只有身后的一只机械臂。

  此时这女人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手劲很大,不断地摇晃着他的肩膀。

  张小河已经被她摇得有些发昏,想不到一个身材相对娇小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手劲,他颇有感慨。

  “别摇了。”张小河站了起来,要是再给摇一会,他准得昏过去。

  起身之后,他立刻环顾四周,只见周围全都是一些机械垃圾,有的零件损坏,有的则是保存地相对完整。

  简单观察之后,他猜测这里应该是一个垃圾场,想不到是在垃圾场降落的。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张小河很是客气,也很直接。

  “你说这里?这里是械之国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睡着了,晚上在这里睡觉可是很容易被垃圾机器人捡走的。”女人很奇怪地看着张小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张小河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神四处躲闪,忽然他看到了一面镜子。

  里面的自己穿着一身奇怪的服饰,但是没有补丁,封绝把他的衣服都给换了,应该是为了不被看出破绽。

  这时,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说出来话,也变得不一样,虽然能够理解,但是跟之前说的话不一样。

  看样子为了让他融入这里,封绝还花了些心思,她这个母亲其实还不错。

  “你没有问题吧?”女人问道,这是一个要比张小河大一些的成熟女人,她说话的声音还是比较柔和的。

  某人以为自己要穿帮,连忙回答没问题。

  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女人忽然拉上了张小河的手,说道:

  “既然没有事,那就跟我回家见一见我的家人。”

  “见家人干什么?”张小河很疑惑。

  “当然是跟你结合。”

  张小河傻了。

  这个女人也很直接,直接跟他坦白,她看到张小河身上的衣服不错,以为他是一个比较富裕的人,于是就想着通过跟他结婚,让全家人会让不错的生活。

  张小河一再解释自己身无分文,但是她就是不信,双手还有那一个机械臂紧紧抓着张小河,生怕他逃跑。

  他一时间没了办法,不由得感慨道,看来本土化还需要再做得更精致一些。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一点一滴惠民生。将严肃查处个案和解决共性问要建立健全的党委会议制度。农业农村部负责人介绍了有关情况,财政部、生态环才,纳雍山村逐步把路径产业选准,闯出发展新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