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霄盟与邀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惊霄盟与邀请 (第1/3页)
    

鄭總不以為意,笑著繼續說:“我這個小老鄉可不簡單吶!他是武道圣地南漓門的第三十九代核心弟子,同時還是你們學校武道協會的名譽主席。”

“元月十九那天,我從漓陽老家回廣云府,衛青就跟我的車一起來的,我還把他送回你們學校大門口呢。”

顧兮眉的父親顧毅愷聞音而知雅意,他立即接口說了一句。

“鄭兄這是打算結交南漓門了?”

鄭浩然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堂堂南漓門六百年的武道圣地,樹大根深,我一個跑船的,哪來的資格敢說要結交南漓門啊!”

“不過是想方設法攀附一下這顆同鄉大樹,如果能認識幾個南漓門的熟人,以后在海外遇到點事情也有轉圜的余地……”

顧毅愷一臉不可思議道:“南漓門在海外有那么大影響力嗎?我在嶺東這邊都很少聽人提起南漓門呢!”

鄭浩然嘿嘿一笑:“顧老弟,南漓門可比你想象的厲害多了!”

“你在內地開廠做生意,不知道我們跑船幫的辛苦……船在國內領海還好,凡事都能一帆風順。”

“可一旦出到公海外面,就要花錢向七海海盜聯盟買過路費了,如果后臺不夠硬,甚至還會隨時有可能面臨被打劫的危險。”

“去年年底,有一次我跟船從南洋新加國回來,就遇到七海海盜聯盟的收稅關卡,無論官方的船隊還是私人的商船,一律都要給錢才能過。”

“唯獨只有掛著南漓門標志的一艘大船,根本不搭理海盜聯盟,偏偏兇狠的海盜就當沒看見一樣,任由那艘船離開。”

“后來我找人打聽了一下才知道,七海星上的海盜聯盟被南漓門殺怕了,所以不敢動手。”

“如果有人敢打劫南漓門的船,不論是誰動的手,南漓門主一律只會去找七海海盜聯盟的龍頭老大算賬。”

“南漓門的船上損失一塊錢,七海聯盟就要賠一萬塊,如果南漓門的船上死亡一人,七海聯盟總部就要死一百個人……”

“幾百年下來,南漓門做事向來都是這樣公平交易,童叟無欺,說殺你全家,就絕對不會動你家哈士奇的一根狗毛。”

“我正海外曾聽過一句話——普天之下,七海星上,沒人能夠阻擋南漓門主!”

說到這里,鄭浩然喝了一口茶,笑著對顧兮眉父女二人問了一句。

“顧老弟,換成你是七海海盜聯盟的龍頭老大,你下面的海盜如果敢私下打劫南漓門的船和人,你會怎么辦?”

顧毅愷一拍大腿,笑罵一句:“我要是海盜頭子,下面的人誰敢打劫南漓門,我就讓他全家下海喂鯊魚。”

顧兮眉在旁邊也表明自己的觀點:“南漓門主這招計策十分厲害,他不問過程,不問借口,直接找能做主的海盜頭子算賬。”

“錢丟了,以一賠萬;人沒了,以一賠百……把所有的海盜綁在一根繩子上算成一個集體,根本不給海盜推脫責任的機會!”

鄭浩然大笑道:“侄女的分析完全在理,因為害怕南漓門的報復,下面的海盜都會互相監督……”

“面對南漓門的船隊,誰敢動手,根本不用南漓門的人還手,海盜這邊其他的人害怕被牽連,自己就會把動手的海盜滅了。”

還有些話鄭浩然藏在心里沒說出來。

“這個南漓門的衛青小老鄉,就是我打算投資的潛力股。”

“一旦他過個十年、二十年以后成長起來,成為南漓門中的重要人物,到時候每次出海給他分上一部分利潤,就可以借用南漓門的招牌,在七海星上通行無阻。”

……

就在鄭會長和顧家父女在暢談之際,天都時間下午三點,華夏國首都體育館,第一屆【全國大學生武道競技比賽】已經開始。

由于是第一屆全國性的大學生武道比賽,華夏體育總局也是臨時決定,所以從公布賽事文件到比賽開幕,給各高校的準備時間不足一個月。

加上本次比賽要求參賽選手必須具備全日制高等院校在讀學生的身份,無論是各大院校還是各大小門派,大家對此的準備都有不足。

特別是對于各大小門派來說,很多厲害的精英弟子都不是在校大學生,也來不及安排大學生的身份。

眾所周知,華夏國的教育體系不允許私營學校,從幼兒園到高等院校,都是清一色的公辦單位,堪稱陽光工程,一切經費運營都要接受國家主管部門和社會公眾的監督。

所以上到官宦權貴的子弟,下到平民百姓的兒女,一視同仁,人人平等,在華夏國內要想讀全日制高等院校,只有一條路——

那就是號稱“千軍萬馬獨木橋,殺出一條血路”的高考制度。

高考制度,為華夏國培養了無數的人才,農民、工人的兒子和省長、市長、縣長的兒子在同一個考場內同臺競技,誰的分數高誰上大學,真正做到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正因為擁有如此公平公正的人才選拔機制,華夏國才能做到建國不到百年,就從一窮二白的落后貧窮國家,一躍成為七海星上最強大的國度,沒有之一!

全民教育,公平高考選拔制度,培養了一代代的精英人才,成為了華夏國完成民族復興的偉大路程上的不朽豐碑!

教育制度作為國家基石,武道門派的勢力也無法臨時安插強力的門人弟子進駐大學,獲取正式學籍,所以這第一屆【全國大學生武道競技比賽】只能由各大高等院校本身的實力來進行競爭。

五月一日下午三點宣布大賽開幕,三點半就開始進行搏擊比賽,武道職業六段、七段、八段、九段分別在不同的場地內同時開賽。

衛青作為廣佛華醫藥大學的種子選手,抽簽之后被分到了職業武道九段的第五組。

高校分布在全國各地,有的省份如河北、嶺東民間尚武,這些武道強省的很多高校都能選出至少兩個以上的職業武道九段學生。

職業武道九段的參賽大學生共有一百二十六人,來自六十九個大學,平均到每個學校有近兩人參賽。

其實很多武道弱省的高校甚至選不出職業武道九段的學生來參賽,武道實力最弱的十幾個高校甚至連職業武道七段、八段的學生都沒有,只能參加職業武道六段的比賽。

一百二十六名職業武道九段的大學生選手分為八個小組,每個小組人數大約十六人,每個小組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出線,晉級十六強。

小組內的比賽規則很簡單,隨機分配,打立出局,笑到最后的兩個人晉級。

……


     。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寿草,虽然能版害人的心灵,却也能将一个他暗叹一声,集中心神,想将自所以我不妨告诉你,有时死了反任风萍口噙笑袁,手摇折扇,缓留置幕下。有疑辄问,常悉以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