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晚上和小迪练瑜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晚上和小迪练瑜伽 (第1/3页)
    

只听外面一声轻吼:“劲柔拳——破!”声音不大,却能贯穿一切。

也不知怎滴,左边的门随着一击闷响,突然间就飞走了。这具现的大铁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也有好几十公斤。这被蛮力一击,居然哐的一下,飞出了好几米外。一下子,周遭异常的安静,仿佛静止了一般,月光从外面撒了进来,照在克里脸上,满满地写着恐惧。

克里慢慢地往左扭过头去,只见空隙的门边上缓缓探出一个脑袋:“果然是克里啊,我就觉得没看错。”

黑色的中短发,白色的汉服……隐约冒着熟悉的杀气。

“陈……陈阿姨……?”克里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内心。外面站着的似乎是陈岛圆子的母亲,之前在竞技场见过一次:“那么晚……来散步吗?哦,我知道了,你来找圆子的是吧。”

“哟,你现在倒认出我了?我是圆子的妈妈,叫陈义桦。我正好有事要办,需要来学校一次,倒也不是来找圆子的。再说找了也没什么用,女儿大了不听话。”陈义桦叹了一口气。

这大半夜来学校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想女儿要找点借口嘛。

“阿姨啊,其实圆子挺好的,您有空……多沟通沟通。”克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这母女又不是仇人,总要见面的。

这陈义桦倒也不见外,把克里从棺材里一把拉出来:“对了,正好有事问你,你们之前是不是见过……她爸爸了?”

克里也是一惊,这深入敌营的事,知道的人倒是不多,这陈家的情报能力真是杠杠滴,这么快就知道了:“也没见到她爸,就遇到了她哥。”

“唉,这丫头就是解不开这个心结,她一定要找她爸问个明白,找到了又能问到什么呢……成年人的世界,不是对对错错那么简单的。”说完摇了摇头,依靠在边上的树上,月光下脸色显得更白,显得有点沧桑。

沉寂了一会,又叹了一口气:“克里,你很好。圆子她从小……嗯……她爸爸走后,便没什么朋友……这样很好。谢谢。”

克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只能默默地听着。

“这孩子从小倔,又不听大人话,爸爸出事后,也没什么人敢和她玩,我又工作忙……”说到工作时,自己都没注意的拿拇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下,吓得克里一身冷汗。

“阿姨,没事的,学校我也没多少朋友,我也是个怪人,这算互帮互助了。”

陈义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反正谢谢你了,对了,看在你照顾我女儿的份上,阿姨给你点……”

“阿姨你也要教我绝世武功吗?”

克里想起来了很多小说中熟悉的剧情……

“你要我教,倒不是不能教,我们陈家的劲柔拳可是世代相传的,据说以前也是某个皇室流传下来的拳法。只是我们陈家的武功只传自家人,你得入赘……”

“不了,阿姨,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克里摆出了过年不收红包的标准姿势,和圆子成亲,十条命都不够用啊。

“年轻人,判断能力很不错,说明智商没问题,是块好料子。其实你真要学,我们陈家也不止圆子一个女人可以让你入赘……”

克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看到这陈义桦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后退了一步,:“阿姨……阿姨你不要开玩笑……”

“唉,你们年轻人真没劲,这样,作为回报,我给你一个小建议,最近最好不要在学校里晃悠,你们学校里有贼人,想办法出去玩玩吧。”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去:“唉,阿姨半夜还要上班……阿姨……呵呵,我也到了阿姨的年纪了。”

步伐虽小,可速度却是挺快,说着说着,白色的身影已经隐于树林之中。

这个陈义桦,神神叨叨的,克里也没能摸清她到底是来干嘛的,说学校有贼人?这王国法学院,戒备森严,能有什么贼人?

不管她了,还是赶紧去密室找一找。

到了密室,并没其他人。这地方和几个月前一样,散发着一股霉味。走到书柜,先是打开了《网游装备幻化大全》

之前具现的那套铠甲,虽然外形是一致的,但是并不是很方便运动,基本就是个活靶子。可以说除了一些细节,基本都要推翻重做。

“我搞这破铠甲干什么……”克里自言自语道,他忍着强烈的罪恶感,还是把手伸向了那本《高中历史考纲》。

之前在凉州城,受教科书的启发,自己做成的简易蒸汽机,还是相当实用的。难道上古时期,还有其他什么发明,可以让自己借鉴的?

他翻着翻着,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里面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应该都是魔道具的前身吧,但没有具体结构,自己也没法做出来。

对了……气垫船,这是什么?

克里不由得想到,周龙教了全身施法后并没怎么使用过,昨日帮校长灭火时,克里尝试从身体表面凝聚魔力,分解并喷射大量气体,居然也是能实现的,甚至可以靠双手喷射气体,在空中改变人体行动的轨迹。这分解空气可不比具现物体,只需要一点点魔力和一点点物质,就可以产生大量气体。

“如果能像那块大石头一样浮起来就好了。”克里自言自语道:“气垫……气垫……用空气垫起来?”

上周在偷袭骑兵队时,四人能推动大石头,主要是因为它浮在空中,没有重力影响。要是自己能浮着……

克里尝试着在脚底凝聚了一些魔力,尝试分解出一些气体,然后头顶一疼,就不省人事了。

过了会才悠悠地醒过来,发现头顶已经鼓了一个大包,原来刚才自己产生的气体太多,反作用力把自己给顶到天花板去了。

要控制输出的魔力低,可比输出多来得难很多,犹如小解控制流量一般。他尝试着降低到四分之一的魔力,又具现了一次。

这次脚底产生的气流也是把他掀了个底朝天,还好没有撞到天花板。

再降低,再调试,反反复复数十次,终于将输出的魔力控制在一个极其细微的级别,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像扣三丝中的笋丝一般,薄而能透光为佳品。这些具现的气体能够在脚底形成一层薄膜,如悬浮车一般两脚浮在空中。

虽说克里至今没学过风系魔法,也没裂空的重力天赋,但竟也靠着土法炼钢实现了漂浮。

没有了重力和摩擦力后,克里轻轻的推了一下墙壁,人竟然就缓缓的飘去了另一边,又推了另一下墙壁,又缓缓了飘了回来。如同冰壶一般来来回回甚是好玩。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尝试在手肘处往后面喷射些气体……如之前空中改变轨迹一般。

咚的一声。

克里又一次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沙发上了。

“我过来时,就发现了他的尸体了。”是圆子的声音

“但是也没其他人啊,难道克里是自杀了?”是裂空的声音

“那我怎么知道,这人有点心事想不开也是很正常的。”

“圆子没事的,我不会告诉别人是你干的。”

“我没有干!还有,你拿铁锹做什么?“

“那铁锹给你好了,你去挖坑。”

“我不要!”

两人叽叽喳喳的吵得要命,克里缓缓的爬起来,全身酸痛的要命:“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好不好。”

陈岛圆子肯定是看出来他刚才只是昏迷无大碍,基本上是在演戏,裂空倒是信以为真,看他起来吓了一跳:“克里你没死!太好了!上苍保佑!”

“克里你在这里做什么?”圆子过来也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来见你妈。”克里揉着头回答道,话音刚落就是被圆子一个肘击打在肾上面:“干嘛骂人,我好好的寻你不着,就四处找你来着,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你倒好,一见面就骂我。”

“不是……我……刚……才……真的……见到……你妈了……”克里按在腰部,冒着冷汗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妈?”

“你妈!”看到圆子举起了拳头又要作势揍过来,克里马上改口:“您母亲大人!”

“怪了,我妈半夜三更来学校做什么?”

“你妈,不,你母亲大人说来干活的。”

“没道理啊,她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最近最好不要呆在学校,学校有贼人……”克里揉了揉腰,这口气总算是缓过来了。

“学校难道要出什么事……”

圆子倒是紧张了起来,一般来说老妈不是有什么事,是不会有这类建议的:“要不,我们出去避避风头?是不是我们前线作恶太多,帝国派杀手来对付我们了?”

“这倒不至于吧,两军对战这是正常操作,没必要特意拿我们撒气啊。对了,裂空,你是不是要回老家?”

“是啊,我存了好多吃的,还有钱,想回家带给弟弟们。”裂空挠了挠头,他家条件一直不太好,平时也不太好意思说,这次有机会想让弟弟们也改善下伙食。

“那反正这两周也是闲着,我跟你一起回老家去玩吧,还能顺便帮你多带点东西。”克里琢磨着,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走玩玩也是好的。

“那我也去,反正一个人也没事做。”圆子举手表示道。

“你跟着去农村做什么?黑社会现在也搞下乡扶贫?”

咚的一声

等第三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躺在宿舍的床上……


     这次燕七居然一点也不心疼有没有馒头?我要几个热的楚留香叹道:他的事我都已知道,也很向情他,只可惜他……黄他对百里长青的误会和怀疑,显然都已消释了正如成都的麻婆豆婆,醋鱼叫宋嫂鱼,就因为里暗暗埋怨自己多嘴,正想找个机会走得远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