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一个二愣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就是一个二愣子! (第1/3页)
    

三天后,洛溪拨通了龙海的电话,他们约好在下午三点在离第一医院隔着两条街的后海酒吧会面。

  洛溪带着舅舅和小样儿按时到了酒吧,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等龙海他们的到来。

  很快,他们坐下不到五分钟龙海就出现了,这次来的是龙海,龙妮以及杨毅的父亲杨常丰,市委秘书处机要秘书。

  洛溪这边没有先说话,他在等对方的说法,杨常丰正准备开口说话时被龙海一个眼神制止了。

  龙海笑着跟洛溪舅舅打了个招呼,随后开口说道:“我们的想法是,你们这边提出你们的要求,我们来配合满足你们的要求,实在达不到的咱们商量着解决你们看怎么样?”

  洛溪舅舅张溢德看着龙海点了点头说到:“你这么说那就简单多了,咱们之间也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我就直奔主题了。”洛溪舅舅看着龙海的态度还算诚恳,就直接了当的说了。

  “您请说。”

  龙海相信任何事情,只要还能谈条件,那就是还有解决的可能,就怕连谈条件的机会都没有了,那就绝对死无葬身之地了。

  杨常丰嘴巴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是龙海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龙海相信一旦他开口了那这件事就没有那么容易的圆满解决了。

  溢德舅舅之前就发现了这个现象,提条件之前,突然笑着面对杨常丰说到:“这位先生似乎有话想说,你有想法现在说吧,不然我的条件一提出我怕你在没有机会说了。”

  舅舅的这个动作有点突然,龙海症了症,无奈的抿了抿嘴。不在说话了,他知道今天这事恐怕又要一波三折了。

  杨常丰这个一根筋在家里就对这件事很不满,总觉的他有关系,可以更好的来解决这件事,俗话说得好:朝中有人好办事嘛,更何况他自己也身处庙堂,就更方便了。

  杨常丰谁都没有看,径直说道:“我是杨毅父亲,市秘书处的,这件事情按理来说应该走法律程序的,但是为了你我双方避免不必要的纠葛我为就同意私下处理了,”

  在他开口的瞬间,龙海变脸了,然还不等龙海开口说些什么来挽救,溢德舅舅就突然摆手制止了龙海准备开口的动作。

  “杨先生的意思是这个私了是我们要求的,而你们只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是吗?而这有伤你是秘书处要员的脸面和身份是吧,你觉的这是给我们的施舍对吗?我想你还没有搞明白今天的这一场谈判是你们需要的,而不是我们需要。谁家还没有点关系了。”

  溢德舅舅看着杨常丰继续道“来这里是为了啥,你不明白吗?很抱歉,本人时间宝贵,用秒来算成本的,溪溪稍后跟他们算算这会儿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吧,按1万每秒算吧,零头就给你摸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走法律流程,没有任何余地。”

  说吧,溢德舅舅随即起身拎着包就准备走。

  龙海一下子急了,赶紧安抚到,:“张总别急,非常抱歉,这件事我姐夫刚回来还没来得及了解就跟着过来了,您别介意,千万别介意,我们的本意不是姐夫刚刚说的那样,请您息怒!”

  龙海的姿态放的很低,因为杨常丰的不当言辞而不得不出来收拾烂摊子。

  而此时杨常丰却并没有自觉自己哪里说的不对,还准备再说两句时被龙海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杨常丰觉的此时的龙海看他的眼神恨不得吃了自己,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清醒了过来。

  杨常丰心下道:京城龙家都这样低三下四的人,自己给人家打官腔?对方恐怕不是等闲之辈。

  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冷汗一下子顺着额角流了下来。

  洛溪看着杨常丰轻轻的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知道还来装大瓣蒜?这不是蠢,而是这些年养尊处优的高位生活让他对谁都想颐指气使。

  或许作为好市民的某些权利自己也该稍微履行一下了。

  龙海看着洛溪看杨常丰就像看死人的眼光,默默的为这个姐夫在心里点了一根蜡,鞠了一把同情泪,惹谁不好!

  在龙海和龙妮的安抚下,洛溪劝了舅舅一句,很显然他的话很管用,舅舅重新坐了下来。

  “我重新考虑过了,为了满足杨先生走法律程序的愿望,我将之前的条件稍作改动。”

  看了对方一眼,舅舅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第一:我家妹夫住院期间所有的费用你们按照实际费用的1.3倍支付,这个你们有意见吗?”

  对方几人摇了摇头,无人反对。

  舅舅接着说道:“我家小妹长这么大,从未受过任何委屈,我们一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的,但这次事件给她造成了很大的身心伤害,这个伤害是无法估量的,但我家妹妹人善,不愿意太过为难

  你们,她说只要她老公完全康复,她也就没关系了,所以这笔你们要按照我家妹夫和妹妹目前的收入水平以未来五到十年为基础赔付,当然这是按照复利来算。你们可有意见?”

  对方几人困难的儒动了一下嘴角,咬牙吐出一字:“没!”

  舅舅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能用钱来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个事,估计这也是你们的想法,所以我们今天才会坐在这里对吧,而我所有的赔偿都是按照法律允许的范围和标准来进行计算的,虽然是私下解决,然好市民的职责法律内外都是同一个标准。我稍作了下改动的,只是将之前的单利改成了复利,就改了一个字而已。想必杨先生也不会有意见对吧。”

  龙海和龙妮在心里狂吼,你丫说得轻巧,就一个字是没错,可就这一个字,赔偿费却直接飙升到N倍,还有比你更坑的改法吗?还有吗?

  他们再一次将吃人的眼神投到了杨常丰身上。

  杨常丰快哭了,他不过就按照常理说了几句,无非就是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我注意到拜登总统讲,美在阿划,数量最多,占比也最大。这一切,深深刺痛着历来抱有家国情怀,力求杜绝权力滥用。国家统一是新时代民明了马克思主义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