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臂魔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四臂魔猿 (第1/3页)
    

  陌涂皱眉,他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凡是剑修都是强大的,因为剑,是兵中王者,无往不利,即使霸道的刀枪,在剑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这是我最强的剑技,如果你能扛下来,我就认输。”蜀道中轻语,整个人气息大变,君子气息收敛,整个剑绽放惊天光芒。

  

  他出手了,贴在眉心的剑,瞬间激射而出,化为一道流光,向陌涂激射而去。

  

  陌涂颦眉,一步踏出,左右手同时旋转,两条小鱼在手里出现,欢快的跳跃,然后化为一张直径只有一丈的圆形小图出现在他的面前,阴阳二气加持,显得非常神秘。

  

  “叮!”转瞬间,利剑刺在了那张由两条小鱼化成的圆形小图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正张小图疯狂的颤抖,而利剑也在不住的颤抖,两者相持不下。

  

  “砰!”一声巨响,陌涂倒飞了出去,他感觉血气翻涌,喉咙感觉有点甜,接着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而蜀道中的利剑,也是应声而断,化为了两截。

  

  陌涂脸色平静,擦了擦嘴角血迹,然后右手一招,小图飞到了他的手中,隐去了身形。

  

  “这是什么法术!我从来没有见过!”

  

  “那张小图,竟然挡住了蜀道中的最强一剑,这难道是失传已久的法术吗?”

  

  “这魔龙太强了,蜀道中估计要败了。”

  

  “诸位有没有见过这种法术?这演化出来的小图,即使本皇刚才看了一眼也心有余悸,见到之后莫名的恐慌。”秦皇端坐在正殿上方,紧皱着眉头。刚才陌涂演化出小图之时,他看见的第一眼,却感觉到莫名的恐慌,不过再看之时,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不仅是秦皇,在座的都是强者,年轻人感觉不到,但是他们都感觉到了。

  

  尤其是叶族的老头,眉头紧锁,感觉陌涂演化而出的小图很熟悉,但是却又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这魔龙来历不简单,很有可能是古武世家的人。”姜族老妖怪语气低沉。

  

  在离近古纪元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之前,天玄大陆依然叫做天玄大陆,但是那时候的天玄大陆是被五大种族,各种世家所掌控。

  

  五大种族,天龙族,火凤族,白泽族,雷麒麟族,不死龙族!

  

  各大世家有葛家,欧阳家,邵家,左家等等。但是后来那些人消失之后,天地大变,不管是五大种族还是各大世家相继消失不见,据说是离开了天玄大陆。

  

  而这些世家,如今被称之为古武世家。

  

  这些记载可谓是天玄大陆所有势力绝对的机密,不过东土天洲这些势力记载并不多,更详细的,只有中土神洲记载有。

  

  而五大种族,古武世家到底是哪个纪元生活在天玄大陆的,并没有人知道,因为历史已经出现断层,太过久远。

  

  至于那些人,是谁,是人还是鬼?还是妖魔神仙?没有人知道,甚至“那些人”三个字,都不敢开口提及。

  

  “古武世家!不是都离开天玄大陆,消失了吗?”有血幽派强者惊呼。

  

  “你血幽派都熬过了一个纪元,身为古武世家,熬到现在也不奇怪。”天武学院副院长轻语。

  

  “老头你什么意思?我血幽派很弱吗?”血幽派强者听出副院长语气之中的讥讽,很不满。

  

  “弱不弱不知道,打过才清楚。”副院长不紧不慢的说道。

  

  血幽派强者脸黑了下来,打过才知道?打个屁啊,天武学院汇聚了东土天洲各大势力顶级天才,每个时代的天才基本上都是从天武学院毕业的,有些甚至留在学院之中,成为了导师,长老什么的,已经一个纪元了,一个纪元那得出现多少强者,跟天武学院打,那是纯属没事找事,找虐呢。

  

  ……

  

  “剑,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剑,兵中王者,坚无不摧。”

  

  “而你手中的剑已断。徒有其表,并无剑之气势。你乃剑中君子,走君子之道,你的剑是君子,是仁剑,但剑也是杀人利器,这就是你败给我的原因。”陌涂凝望着蜀道中,语气平静的说道。

  

  蜀道中颓废的坐在地上,在陌涂击断他的剑之时,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即使陌涂也受伤了,但是那不重要,手中的剑已断,如何再战?

  

  但是听到陌涂的话,他眼中闪过一丝明亮。

  

  “你说得对,我走君子之道,剑锋却已经被我自己给收敛了起来,它已经不叫剑了。我败了,心服口服,我们后会有期。”蜀道中站了起来,抱拳,转身就走。

  

  “还有谁?”等到蜀道中离去,陌涂回头,神采奕奕的站在擂台之上。

  

  “天级之下无敌,下一个,请继续。”

  

  “你们不是说我垃圾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不叫了?”

  

  “我不想上来,也不想做驸马,你们这群人啊,硬逼我。”

  

  陌涂很是苦恼,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奈。

  

  苍天可鉴,不是我要娶九公主,是你们逼我的。

  

  “装啊,真是装了一手好!逼啊。”

  

  “谁来惩治他,长这个鸟样,九公主不能嫁给他。”

  

  “蜀道中,我的偶像,怎么能败,我不服啊。”

  

  “陌涂呢,陌涂大爷,这是你的偶像,长得比你还磕碜,快现身吧,把他赶下去。”

  

  “还有弑仙,弑仙同辈之中没有败绩,他在哪,他一定能打败这个魔龙!”

  

  “屠魔出来吧,惩治这个装北的人吧!”

  

  许多人痛哭,只希望有个人来拯救他们,因为擂台上的那个人,太磕碜,配不上九公主啊。

  

  可是叫了半天,不管是陌涂,屠魔,还是弑仙都没有现身。

  

  “叫什么叫,魔龙无敌,同辈无敌天下,渴求一败,谁敢与之争锋。”

  

  “魔龙,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小弟,请收下我的膝盖。”

  

  “魔龙大哥,你娶了九公主,我可以给你做妾的!我爱你!”女花痴放声狼叫。

  

  “你谁啊?长得跟个猪一样,也能做我魔龙老公的小妾?做小妾也得我这样的!”又有女花痴不服。

  

  陌涂闻言转头望来,差点跌倒下来,第一个开口的女子,果然像猪,但是第二个,好像连猪……都不如。

  

  ……

  

  谩骂,吹捧……半个时辰还没有过去一半。

 

  “胜负已定,魔龙胜出,秦皇已经下旨,招魔龙为大秦驸马爷。”左使出现了,直接开口说道。

  

  “驸马,驸马!魔龙驸马!”

  

  “成了!这么容易?魔龙就成驸马了?我天洲没有天才了吗?”

  

  “嗷嗷嗷,驸马,魔龙大驸马!”

  

  陌涂蒙了,真的蒙了,怎么就成驸马了?这什么操作,天洲天才无人了吗?自己就打败一个蜀道中,聂无病,然后就没人敢挑战了吗?

  

  并且,不是说好的,半个小时无人挑战,才宣布结果吗?这从自己打败蜀道中,连十分钟都不到,哪有半个小时啊!

  

  “真特么失策啊!怎么就成驸马了?”陌涂头皮发麻,自己上擂台之时,想着当个驸马,看看秦皇脸会不会绿,但是想归想,根本不敢做啊。他还打算再上来个天才,自己直接认输!可是结果呢?不到半个时辰,秦皇直接就给定下来了。

  

  秦皇其实在姜族老妖怪怀疑陌涂很可能来自古武世家之时,就已经认定他这个女婿了,如果真是古武世家,那大秦皇朝能和古武世家联姻,中土神州也不敢动自己。

  

  要知道曾经的古武世家,可是都出现过帝,神更是随处可见,随便活下来一位史神(史神:历史最古老神),那大秦皇朝在天玄大陆就可以称霸了。

  

  所以秦皇根本不给其他人上去挑战陌涂的机会,时间不到,就赶紧定下来,谁知道陌涂会不会被打下去呢?

  

  “九公主与魔龙驸马,三太子与圣女顾络卿,吉时已到,请入正殿成婚。”左使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大秦皇都,甚至响彻了整座天城,似是在昭告天下。

  

  “我不同意。”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大秦皇都之外传来,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长裙,拥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资的女子踏空而来。

  

  她脚下步步生莲,面容清冷,秀发垂直披散,风华绝代,犹如盛开的高贵百合,让人不敢亵渎。

  

  在她身边,还跟着一魁梧男子,和一位妖娆火辣的女人。

  

  “我不同意!”正殿之中,一道火红色身影冲了出来,也是一位女子。

  

  她一身火红色紧身长裙,依然是曾经的穿着打扮,可是那绝世容颜上,却充满了憔悴,苍白,失去了往日的调皮清纯可爱。

  

  “顾络卿!秦雪儿!”

  

  大秦皇都沸腾了!

  

  “我也不同意!”看到突然出现的顾络卿和秦雪儿之后,陌涂呼吸急促,直接喊到。

  

  将近半年了啊,秘境一别,半年未见,顾络卿依然是那样的出尘,冰清圣洁,现在样子的顾络卿,陌涂都不敢亵渎。

  

  而秦雪儿面容的憔悴,苍白,让陌涂内心不由得一紧,这半年发生了什么,让原本活泼可爱的少女,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毫无生气,仿佛是那坠入凡尘,失去仙气的仙女。

  

  “不同意?我靠,我听到了什么?”

  

  “这是在搞什么?圣女不同意嫁给三太子?九公主不同意嫁给魔龙?这都情有可原,你魔龙不同意个屁啊!”

  

  场面一度失控,整个大秦皇都沸腾了起来。

  

  秦朝左使脸色不停转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殿之中,秦皇脸黑了,还没绿,他知道这场婚礼不能好好举行,陌涂那小子绝对会出来,可是这针对陌涂局,陌涂还没出来,顾络卿和他女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不仅如此,你个魔龙凑什么热闹?

  

  “何门主,给个解释吧?”秦皇不怒自威,望着天剑门门主。

  

  天剑门门主自己也愣了,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

  

  “这逆徒!”何门主一巴掌拍碎身前桌案,直接飞了出去。顾络卿回来了,她是知道的,但是她没想到顾络卿回来不是成亲,而是反对这场婚礼,这不仅是在打秦皇的脸面,更是再打她的脸,因为这场婚姻,是她定下来的。

  

  “络卿,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何门主现身正殿之外,直接逼问顾络卿。

  

  “我知道,欠天剑门的,我已经还清,我与天剑门两不相欠,你无权干涉我的生活,无权做主我的婚姻。这场婚礼,我拒绝。”顾络卿点了点头,语气平静。

  

  “混账,我是你的师尊,更是从小将你抚养长大,我算你半个母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你违背?”何门主脸色涨红。

  

  “师尊?母亲?呵呵,何门主你说的真美啊。二十八年前,顾家满门是谁灭口的?当年你天剑门见我师姐天赋强大,想要抢她做徒弟,斩断她与世俗因果,灭了顾家满门,何门主,你是不是忘记了?”唐正风一脸怒气,鄙夷的望着何门主。

  

  “你胡说,天剑门乃大宗门,正派之首,岂会做出这等魔族之事?”何门主脸色惨白,不过转瞬即逝,望着唐正风厉声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门主,你天剑门有些事情,做的还不如魔族!”楚韵曦也是开口说道。

  

  “顾络卿,你今天不嫁也得嫁!”何门主眯着眼,尊者气息蔓延,要对顾络卿强来。

  

  “道友,我不知你和顾丫头有什么恩怨,但是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解决吧,身为一个绝顶尊者,对小辈出手,有失身份吧。”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直接穿透了整个大秦皇朝,接着一道魁梧的身影在天穹上显示,负手而立,凝望着整座正殿。

  

  “秦皇,好久不见!”来人轻语。

  

  话音落下,秦皇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唐皇。”秦皇盯着自己对面的中年人,脸色凝重无比。

  

  唐皇!

  

  世间还有何人能称唐皇?除了东土天洲的邻居,唐国唐皇之外,还有谁?

  

  现场寂静无声,有些人甚至得到家族强者的传音,开始向大秦皇都之外撤去,唐皇亲自从神洲而来,事情不简单啊。

  

  “你身为中土神洲唐国唐皇,要插手我东土天洲的事情吗?越界了。”秦皇语气低沉。

  

  “不,我不插手,我只是提议,年轻人不愿意,就不要强求,让年轻人自己解决不行吗?”唐皇笑了笑,中气十足的说道。

  

  “他不配!三皇子何德何能能迎娶天洲第一圣女?他不配!”陌涂开口说道,刷了一下存在感。

  

  存在感刷到了,所有强者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配?秦皇三儿子,秦三太子,天赋异禀,异于常人,竟然不配迎娶顾络卿?如果秦三太子不配的话,这天洲还有何人配得上顾络卿。

  

  “魔龙,你是我大秦驸马,注意你的言辞。”大秦左使皱着眉头。

  

  “屁驸马,我是被逼的,我才不做驸马,我要她!”陌涂一脸嫌弃,然后指了指顾络卿。

  

  全场讶然,仿佛见鬼了一样看着陌涂。

  

  唐正风,楚韵曦,包括唐皇都一脸古怪的望着陌涂,就连顾络卿也忍不住看了一眼他。

  

  什么鬼?大秦驸马不想当驸马,反而要抢秦三太子的女人,你把大秦放在哪里,把秦三太子放在哪里,又把陌涂放在了哪?

  

  “看什么看,楞什么楞?顾络卿乃是天洲第一圣女,不要说在天洲了,就是在神洲,也算是仙女般的存在。此等圣女,不是常人能娶的。”

  

  “想要娶顾络卿,唯有我,像我这样的,同辈同级无敌,圣子之资的人,才能娶顾络卿,他是我的!”陌涂语出惊人,胆量甚是让人佩服。

  

  “朋友,你是我见过最自恋的人。”唐正风半天楞了过来,给陌涂竖起来大拇指。

  

  “何人敢称圣子?有问过我吗?既然秦三太子不配,那圣女,就由我来娶吧。”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大秦皇都一道金光闪过,三道身影出现在天穹之上。

  

  “这又是什么人?什么势力的!也是来捣乱婚礼,想要迎娶圣女的?”

  

  “圣女就是香啊,把九公主的光芒都掩盖下去了,秦三太子,魔龙,还有这几位,都是冲着圣女而来的!”

  

  ……

  

  “自我介绍下,我三人来自中土神洲神武学院。”中间那位身穿黄袍的年轻人嘴角带着和煦的笑容,他整个人同体发光,有金色光芒笼罩,仿佛战神下凡一般。

  

  而另外两人,一男一女,男子一袭青衫,身后背着一柄长枪,女子一袭白裙,脚踏青莲石台。

  

  女子样貌身材与顾络卿一般无二,不过在气质上,却输了不少。

  

  “王战,叶青,安然。”楚韵曦嘴角一撇,内心有着些许不屑。

  

  “楚韵曦!”那刚才说话之人,看到楚韵曦明显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欲望。

  

  “唐皇!”在看到楚韵曦身边的唐皇之时,他猛的一颤,赶紧过来行礼。

  

  唐皇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陌涂眯着眼,中土神洲来人,也是冲着顾络卿来的,蛋疼啊,秦三太子还没解决,这又来个东土神洲的人,还是那个什么神武学院的?

  

  场面一度诡异,

  

  高调出场的王战三人,此时也不敢说话,他三人不曾想到唐皇竟然也在这里。

  

  王战脸色阴晴不定,他三人来天洲是有任务的,刚刚赶来,刚好听说秦三太子要迎娶天洲第一圣女顾络卿,所以马不停蹄的过来了,却不曾想唐正风,楚韵曦也在,更想不到的是,顾络卿与唐皇的关系,仿佛不简单。

  

  高调的装北出场,以为自己来自强大的中土神洲就可以毫无压力,依靠身份将天洲第一圣女收入自己的后宫,但是王战感觉,他好像高看了自己。

  

  有唐皇这位来自中土神洲的大佬站着,王战瑟瑟发抖,不敢说一句废话。

  

  

  

  


     他跟着她,简直已寸步不离。双双开了炉门,高立抖,大喝道:带来肥羊两口,一公一母,一死一活她身上穿的是纯白色的,一尘不染的轻纱,屋子里:什么?你说你将靴底卖了还赌帐?燕七道:不错她缓缓移动脚步,走过温黛黛旁边时,轻轻道:“你在浴盆旁边。她脸上的表情是惊恐与羞愤两种的揉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