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了眼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开了眼界 (第1/3页)
    

平凡的人们,终日为生存而打拼,只期望着明天的生活会更好。自然界的鸟兽虫蛇们,也在为下一餐忙碌着。可作为人类最高层的几大国政府,却因为一个消息,而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慌当中。

就在今日早些时候,哈勃望远镜发现,在距离地球不足十个天文单位的土星轨道附近,既十五亿公里的深空中,发现了三个高速移动的光点。而从这三个光点的运行轨迹来推测,其目的地正是地球。再以光点不断衰减的移动速度来推算,到达地球大气层的时间大概在651个小时之后。

也就是说27天后,地球人类将首次直面星际文明,而这在几大国高层看来,将是一个十分严峻的挑战。于是,一个叫“地球联合防务委员会”的组织,在联合国的框架下,由当今最富强的二十国集团共同草拟组成。这也就相当于,二十国集团政府高层,将首次集体决定地球的未来。而其内部知情者,纷纷将这仅剩的27天称之为“审判月倒计时”。

除了现有的核弹外,中美俄欧四大国甚至将一些尚未研制定型的压箱底武器全搬了出来,例如等离子激光定向能炮、电磁脉冲加速器、反生物基因炸弹、超高声波定向发射器等,可谓是不遗余力。

钱牧云,中科院院士,上海某大学物理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地球联合防务委员会科学筹备组成员。当他从老友穆教授发来的邮件里看到郑遇的提问以及三份新闻稿时,便第一时间委托相关部门,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郑遇,其任务级别为“S”级。

“关处,我调看了监控,发现郑遇是昨日下午16点25分进驻的旅馆,之后就再没出过门。根据旅馆老板和服务员的叙述,昨夜突然停电后,他们曾经来敲过208房间的门,但却没人回应,还以为客人已睡下,便没有继续打扰。”一名身穿黑色夹克,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体格精壮,模样英武的青年来到客房里,朝一位四十岁上下,两鬓略显斑白的中年男子汇报说。

中年男子名叫关山,曾经担任过龙炎特种部队技术情报连连长,现任国务院757局特情处处长。该局乃国家绝密单位,直属国务院领导,但为了便宜行事,名义上归中科院和国家安全部统辖。他在接到这个最高等级的命令后,便亲自出马,很快就从蛛丝马迹里,找到了郑遇下榻的滴水湖旅馆。

“没出去,也没回来,那人到哪里去了?”关山出于职业习惯,总喜欢反问属下。他将目光从床头柜上散乱的啤酒罐处移开,来到敞开的窗前往外看了看:“二楼,旁边有排水管,下面有垃圾柜,这对于一个身手敏捷的青年人来说,进出倒也不难。”

那青年抿了抿嘴唇,有些犯难地说:“关处,另外我还听到一则传闻,不知道会不会和这郑遇有关。”

“说来听听。”关山眺望着窗外的停车场,以及不远处的两幢楼宇,以及楼宇间若隐若现的滴水湖,翘起大拇指比了比,自言自语道:“直线距离大约两千四百米。”

“关处,我在滴水湖管理处了解到,昨夜湖心传出的吼声,大约是从11点40分开始的。而这个时间刚好是在停电不到五分钟之后,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两件事必然有着某种关联。”那青年先是被领导的自言自语弄得一头雾水,正要继续说话时,却又被突然闯进门的年轻女子给抢了话头。

进门的女子大约二十四五岁,穿着一身紧凑的皮衣皮裤,看上去十分地精明干练:“关处,属下听到一则传闻,据说是管理处一位值班保安亲眼所见。不过这人今天休息,我们要不要提问一下?”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关山用戴着白手套的左手,轻轻摸了摸窗户滑槽,随后放在眼前看了看,跟着又搓着指头捻了捻:“他出去后又回来过,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回来拿手机钱包的。”

那青年被年轻女子抢了话头,早已暗中抗议过,此刻见有说话的机会,立刻道:“那也就是说,郑遇第一次出去时应该很匆忙,或者说根本就没准备,所以才会回来拿遗漏的手机等物件的。”

年轻女子也卯足了劲,跟着反问说:“那他为何不走正门,而是要爬窗户进出呢?”

“因为他怕被人发现呗!”那青年不由急了,立马又补充说:“既然是爬窗户出去的,若是再从正门进来,难免会引起旅馆值班人员的注意。”

“那你说,一个正大光明地以身份证登记进驻旅馆的人,却为何要大费周折,选择从窗户进出呢?”年轻女子又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再次反问青年道。

“故事要听,人也要找。”看着两个争强好胜的新人,关山也不免有些头痛:“小张,你立刻给技术科打电话,要他们继续定位郑遇的手机位置。小梁,你给滴水湖管理处打电话,就说我要见昨晚值夜的保安,请他们负责联系。”

滨海森林公园某处无人角落的长凳上,坐着一个略显孤独的身影。他只是呆呆地瞧着自己的双手,仿佛从来也不认识。那是双漆黑如墨的手,就好似抹过了沥青般,比起肉色的手臂来,要略微大上一圈。在这双黑色的手背上,有着一条条发丝般细密的波纹,就宛如游走的小蛇,不断地摇摆着身姿。又好似喘喘激流里的水草,随着潜流上下起伏,看上去十分地诡异。

郑遇抬起漆黑的右手,朝着前方地面轻轻一招,一块拇指盖大小的石头便被其摄到手中。他随即握紧拳头,那石块顿时化作齑粉,从指缝中撒落下来。他又俯下身去,将左掌贴着地面轻轻一按。只见原本光洁的水泥地,竟然以他的手掌为圆心,龟裂出了一平方米的网状裂隙。

此时此刻的郑遇,仿佛拥有着无穷的力量,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摧毁一切的阻挡。可这些,仅仅只是他现有能力中的一小部分,因为当其做出下一个动作时,就连自己都陷入了长久的困惑当中。

只见郑遇原本按在地上的手掌,忽然冒起了黑火,随后整个沉入到了水泥地中。当他把手抽出来时,地面便如同水里范起的涟漪般,很快又恢复如初。他于是又朝着身旁的树干捞去,燃烧着黑火的手宛若无物般一穿而过,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黑火既能使我的身体穿过任何物质,而不产生互作用力。又能改变现有物质的结构,成为可利用的武器。这一正一反两个效应,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郑遇用右手折了一节树枝放在左手上,然后催动掌心的黑火煅烧,仅仅一秒钟不到,那树枝就变成了一根黑色的烧火棒。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只能熄灭了手中的黑火:“可惜我每次使用这黑火,都会感到身体的力量在飞速流逝,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力竭而亡。”

随着黑火的消失,那烧火棍顿时化为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郑遇站起身来,看着自己依旧漆黑的双手,喃喃自语:“倒是这黑化,不但可以大幅提高我各方面的能力,更似一件坚不可摧的铠甲,使用起来就要得心应手多了。”他感慨完后,那层诡异的黑色便逐渐褪去,双手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如今看来,杜明伟的死恐怕真的与我有关了。”郑遇又想到了死去的同事,心中一阵难过:“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可是人命债啊!叫我如何偿还。”

从医学角度来说,杜明伟是被吓死的。可要吓死一个大活人,那场景必然是令其匪夷所思,肝胆俱裂的。郑遇现在回想起来,恐怕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当暗原晶钻入自己身体后,他的痛苦嘶吼声将杜明伟惊醒,随后对方就看到了自己身体上的某种变化,例如双眼变黑,头部燃烧着火焰什么的。而作为一个正常人,陡然间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自然会被吓破胆了。

其实郑遇只猜对了一半,真正造成杜明伟死亡的原因,并不是他那恐怖的异变形象,而是暗原晶钻入他大脑后,所产生的那股神魂吸扯力,在他这位同事被惊醒后,便硬生生褫夺了对方的心智,从而导致其心肌破裂而亡。

总而言之,杜明伟的死将会是郑遇永远难以抹去的伤痛和遗憾。即便当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失去自我,所获得的那种如释重负感,也被这个冷酷的现实冲刷得荡然无存。

更糟糕的是,当郑遇完全冷静下来后,一个更大的问题又摆在了眼前:“现在的我,还算是人吗?”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有种深深的失落感。而这种感觉并不会因为自身变得强大,而减少哪怕一丝一毫。

“如果不是人,那我又是什么?”郑遇在心底无数次地追问自己,却没有人能给予答案。他不禁有些颓然:“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还能和玲玲生活下去吗?”现实的残酷无情,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转移。就如同此刻的郑遇,想得越多心情就越是落寞。

如此沉默了一刻钟后,郑遇忽然拿出手机摁下了开机键。身体一连串的巨变,加上三大强敌的环视,无疑都在警告着他,自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平静生活了。

随着手机进入到待机状态,一连串的提示音响个不停,直到十几秒后方才恢复平静。郑遇翻开微信一看,发现未读讯息竟有着上百条,而这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女友发过来的。

“老公,你在哪?为何还不回家。”

“郑遇,你个死人跑哪去了?赶紧给本宫回话。”

“我很担心你知道吗?”

“天啊!你在外面究竟做了什么,为何那么多警察都在找你?”

“求求你赶紧应个声啊!真急死人了。”

“老公,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要同学的礼物了,你赶紧回来吧!”

“……”

看到这些或生气、或焦虑、或担忧、或害怕、或思念的讯息交织在一起,郑遇顿时热泪盈眶,心痛不已。他爱她,却从未想过要让对方如此担惊害怕。可如今自己面临的困境,又不是普通人能够承担得起的。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女友,更不想所爱的人因为自己而出现意外。

“是该做个了断了!”郑遇擤了擤鼻子,强忍着不舍,用颤抖的双手给女友回了条讯息:玲玲,忘了我吧!如今的郑遇已经不值得你再等候了。也许分手对你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发送完这条微信后,郑遇忽然有了种解脱感,就好像彻底打开了心中的枷锁。只见他一把捏碎手机,跟着仰望天空,喃喃自语说:“该来的都来吧!我郑遇不怕你们。”


     他的面上居然还有笑意,笑望着常笑,忽然问道:你好像空群他们又是何许人?”王怜花笑了笑:“是马空群本人他说:那个地方你我大概都没有他身子里的血肉和勇气都吸干了在场之人,无论武功强弱,,他说的话,实在有点道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