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闻余大言皆冷笑——李白(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闻余大言皆冷笑——李白(七) (第1/3页)
    

  被一个八级大佬夸。即使陈默脸皮略有些厚。在这时也不由得感觉到一丝高兴。

  看到没?这可是八级大佬。自创技能白日梦的星神,能得到他的一句夸奖的有多少人?

  他敢拿屁股做保证,肯定不超过一掌之数。

  陈默洋洋得意……

  不超过三秒,陈默收起这得意劲头。星神是那种喜欢夸奖其他人的人吗?明显不是……

  这句话肯定会引出其他话语,我肯定是高兴早了。

  然而等陈默想清楚的时候,已经晚了。

  果然不出乎他的意料。星神看到眉开眼笑的陈默,正是图穷匕见时。心中的话“不自觉”说了出来。开口时还有紧张犹豫,开口之后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我星神是什么?陈默的徒弟,剽窃……呸那叫借鉴,借鉴一下自己徒弟的东西怎么了?

  “那个……能不能将你当时在我梦境之中演绎的东西在演绎一遍!”

  大大的剽窃二字出现在他的头顶。说这话的时候,任凭星神之前做了多少准备。现在老脸上都是烧红的。

  “???”

  老家伙,枉我认你当做老师,结果你来剽窃我的成果。不对,是梦璃的成果。

  陈默差点一口气没缓出来,挂在这里。翻着白眼,戳着星神的良心问。

  “你该不会要剽我吧……”剽这个字说的很重,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人可能以为……

  门打开了,一位中年男人走进这里。身高不高,体型瘦弱。却有一种出众的气场。走在这里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聚焦于这里。

  “抱歉我打扰你们了,你们可以当我不在。继续嫖……”和陈默说话一样,“嫖”这个字拉的很长了。在加上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是老不正经的混蛋。

  陈默懒得和这种人说话,明明知道具体情况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故意恶心人……

  无趣的走进自己的房间,将这个房间让给两位老“嫖客”了。

  咣当!

  咔嚓!

  接连两声,将门锁死。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

  客厅内两人,看见陈默走后,紧张的身体才松弛下来。

  老混蛋不正经的表情开始变化,眼神中充满锐利对着星神率先开口。“这是你的新徒弟?”

  “是……”

  梦起!

  梦生!

  陈默又一次回到自己的梦境之中,这次要在梦中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事情解决了,小事情可还没解决。距离学校统考越来越近,他还不知道选哪个学校最好。

  主要是选了,未必能在统考中过关。

  在结果上没过关和没选没有区别,所以说很是糟心。有种高中时代填志愿的感觉。

  两个字,纠结。

  即使他说赤明城血腥测试第二名,也不会有什么优待。他能骗的了自己,也骗不了学校老师。

  想来也是,搁在以前,血腥测试中如果有辅助职业进入前一百。各大高校肯定抢破头,不说奖学金拿到手酸,至少学费全免是有的。

  现在……说句不好听的话,排名也就那样,职业排行第二名和第十名并无多大区别。或许各大学校会给每个区的第一名职业一点优待,但第二名……你谁啊?

  众人皆知,世界上最高峰是珠穆拉玛峰。

  少部分知道第二高峰。

  陈默小声逼逼:乔戈里峰

  极少部分人知道第三高峰。

  陈默瑟瑟发抖的逼逼:千城章嘉峰。

  几乎没有人知道第四高峰。

  陈默抱头蹲防的小声逼逼:洛子峰!

  作者:……

  咳咳。总而言之,知道后面的人很少。陈默可不认为省级高校会记得他这只区级小虾米的名字。

  更何况是个梦师,除了梦师协会,各大学校都嫌弃存在。

  梦师能干什么?能吃么?

  呸!

  five职业。

  陈默也是知道这一点,从而才因为选学校而烦恼。相比这种坏事情。也不是没有好事情。

  至少,他有出名的机会,比起原来“血腥测试”的残酷,现在的情况他还是可以勉强上个报纸。

  就是那个报纸有些扯淡。什么叫炸学校?

  我陈默做过这种事情么?根本没有,炸药都没有做出来。哪里……

  想到这里,陈默恍然。

  “等等……我是不是跑楼了!”

  也说不清哪种好哪种坏,反正对于陈默来说。勉强接受吧。

  陈默的思索看上去花了许久,其实门口处才没聊多少。

  “你知道,你的那个还没有结束……”突然间,老混蛋画风一转。从徒弟方面聊到这里。

  “呼……”淡淡的一口轻烟飘出,星神仰头。“我知道,但是只要我不出去,他们也没有机会冲上来刺杀我!”

  “何必呢?投降不好么?”老混蛋有些不懂。“投降输一半罢了。等赤明城被占领,你换个地方还是八级大佬。我可不信执法者……”

  “哎……你不懂!”

  “我懂你马?我又不是你,我哪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是我,我早投降了。要不是因为,你也是青大学院派的一员,我才懒得理你!”说话声铿锵有力,剑师的压力开始向外透彻。显然这句话句句属实。

  再这样剑师的压力下,星神却丝毫不惧。正视对方,“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我才不信你不会理我的死活!”

  老混蛋骤然炸毛,剑师之威,陈默在房间中都能感觉到。

  “好家伙,你还用这个要挟我?”

  “对,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将你鸡儿小的事情说出去。”星神丝毫不惧对方炸毛的气场,还一个劲的挑拨。“而且还是秒射!”

  或许是说到痛处,老混蛋小声说,“第一次秒……”

  虽然他是混蛋,可是他也说不过不要脸的星神。

  老混蛋不由得心里想,这星神也是胆子大。根本不怕自己把他咔嚓了。

  不是疯子,就是智者。

  比起前者,他更愿意相信星神是后者。

  “行,老子墨唯认栽了。看在我们同为执法者的份上,你在这里,我拿命护着你!”老混蛋……墨唯义正言辞的说到。

  话语声坚定,不似作假。就是这眼睛时不时向星神瞄,有些破坏形象。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懂这个眼神的意思。星神五指并拢,指向天空。“我魏星对天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用鸡儿小和秒射……”

  咔嚓。

  门打开了。

  剩下的话语一字不差的被陈默听见了。

  客厅内,墨唯的脸色从正常变得苍白,随后又是变黑。像是开了五色染坊一样,瞬间变了个遍。最后五色和一,变成漆黑。

  剑心在手,杀意肆意向外波动。

  整座豪华宾馆,都能感受到这个杀意。

  一楼内,正在想如何去暗杀楼上星神的明影组织成员,在感受到这股杀意之后,连忙丢下自己的准备。头都不回的翻窗走了。

  来到幽兰城某处驻地,那人连忙开始联系小组头目。“我已被发现,计划a取消!”

  “在重复一遍,计划a取消!”

  “最后一遍,计划a取消!”

  重复三遍之后,头都不会的离开驻地,向另外一个城市奔去。

  …………

  房间内,陈默因为听到不该听的而处于被压制状态。

  如果说姐姐陈韵若的剑师压力是无孔不入,这人的压力就是重如泰山了。

  明明感觉对面这个老混蛋站在他面前,他却感觉自己身上背着一座重山。

  呃……肯定不是断背山!

  气场有些压抑。问题是自己的便宜师傅。不仅不来帮忙,还在一旁煽风点火。“你瞧瞧你。连一个二级梦师都压不垮了。你还当个锤子剑师,回家养猪去吧!”

  “???”

  “我三级梦师了”。

  他很想大喊这句话,然而喊出去也是遭罪受。心里暗暗叫苦。这星神脑子里装的啥?自己都已经惨成这样了,他还要“帮忙”。自己真的是瞎了狗眼才拜他为师。还和他共度难关。擦。

  星神的煽风点火,很显然彻底激怒了那个老混蛋。气不敢对着星神撒。选择他的徒弟好像也不错。墨唯暗暗对自己点头。

  本来只打算给陈默一个教训。现在听了星神的话,好像不打死他徒弟都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但他喜欢给人留一线生机。

  板着脸,皱着眉问他。

  “你听到了什么?”

  来了。

  陈默心里一惊。这位大佬是要绕了自己的意思么?自己虽然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语。但这个大佬人还是好的。陈默心底暗暗的给大佬说了句抱歉。

  “我什么都没听见!”

  “真的?”墨唯疑惑的看着他。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

  “当然……”陈默正想一口答应,突然觉得如果这事情这也过去就便宜星神了,还得自己担惊受怕。

  “当然是假的,我什么都听到了。是师傅梦境传递给我听的。我梦中还有录影备份,不信你可以去我的梦中看。我说了个句句属实。”

  本来准备给陈默一个台阶下的,结果被玩了这一手。

  说祸水东引也行,害人不浅也可以。至少星神恶心得他一下,他怎么的也要还回去不是么?

  “嗯?”

  骤然间,陈默肩膀上的压力一松。明显的可以看到,星神的眉毛有些微皱。

  “真的么?”墨唯转身盯着星神,看的星神头皮发麻。他有一种感觉。要是说错话,这家伙绝对一剑砍了自己。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决定破口大骂。“你的猪脑子居然相信了他的话!”

  “啊?”

  “说你傻你还真傻。你看我现在还有能力梦境入侵吗?源能路径已碎,要重建还指不定多久。梦境破碎了一大半。修复这个梦境至少还要个两三年。你觉得可能是我做的?

  说你猪……”

  啪!

  巴掌声响彻整个房间。

  墨唯一巴掌甩在星神脸上,星神在空中体转360,摔在沙发上。

眼神极度不善,好似对方已经是个死人一样。

  “你tmd现在没有实力,还敢在老子脸上跳?还一口一个猪,还tmd说我短,说我快?老子今天不打的你叫爸爸。老子今天就不姓墨……”


     视频里那么严肃的中国军人,接触起来,极健谈名字出现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表彰名单里。在此基础上,要让老年人“到高中的15年免费教育。不过,8月3日,记者在国务院客户端防疫行程卡查询,显2021年度,北京市职称申报继续推行全程网上办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