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宝山开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宝山开裂 (第1/3页)
    

靳采萱還沒從震撼中緩過來,法師公會公然宣布加入正義騎士團的行為就再次粉碎了他的三觀。

“難道我看走了眼?難道他根本不是傻子?但不管怎樣,能看到三大公會吃癟,心中莫名其妙的爽快呢!”

可是當她聽見戰士公會李三石提出的要求后,心中卻不由得又沉了下去:

“這下完了。我的傭兵團雖然只有38名傭兵,但每年的開銷也得將近2000金幣,如果加上裝備供給,最少3000金幣的用度還是要有的。”

“而戰士公會有1萬多名會員,還都是最費錢的戰士,那么每人每年按100金幣計算支出,一年下來就也最少得100萬金幣的花銷。”

“這樣的公會也只有用舉國之力才能供得起吧。嗯,戰士公會私底下被稱為國王的私人衛隊,可不正是由國家供養的嗎?”

“這回真的沒戲了,正義騎士團就算背后有鐵匠協會支持,也遠遠不可能和一個國家的財力相比較,更不可能有那么多裝備。哎,白高興一場了!傻子朋友靳采萱的名頭看樣子是摘不掉了,紅顏薄命啊……”

就在靳采萱自憐自哀的時候,葉風流已經露出一臉震驚的表情對著李三石開口問道:“竟然有一萬多人?”

李三石得意點頭,以為葉風流被自己震住了。

葉風流又一臉古怪的對張平問道:“那你們道士公會又有多少人?”

“2000人左右,”張平用嘲弄的語氣說著,只不過他已經把數字多報了一倍,實際上道士公會與法師公會人數差不多,如果硬要比較,也許要比法師公會還少上一些。

就在張平、李三石和靳采萱都以為葉風流馬上就要認慫的時候,卻見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然后一臉鄙夷道:

“原來三大公會加起來也不過一萬三千余人啊!那就讓你們來看看我正義騎士團的部分物質儲備吧。”

“當當當當……當……請大家往我手指方向看!”

“難道又會有奇跡發生?”靳采萱連忙滿是期盼的跟著眾人再次把臉轉到了葉風流手指方向。

這回葉風流所指之處站著的是帶著口罩的尚伊,她在聽到第一個“當”的時候就立即一手握拳橫放于胸前,一手高舉立掌于臉前,然后邁半步前躬,飛快喊道:

“我是正義的騎士,讓不平與邪惡來接受我火符的懲戒吧!”

尚伊這一套流程下來可是比李輝快了無數倍,似乎有心在眾人轉頭前將這羞人的中二宣言提前完成。

所以轉頭慢的那些人就只能看到尚伊一手一個掀開兩個帳篷的動作,以及聽見她那句讓人有些熟悉的臺詞。

接著所有人就開始不停搖頭,左擺頭看一眼左面巨型帳篷里堆著的兵器和盔甲,然后右擺頭再看一眼右面巨型帳篷里堆著的滿滿的金幣,如此往復。

“嘶……”搖頭間還伴隨著不斷的吸氣聲,似乎集體中了邪。

技能書還能懷疑作假,但這真金和裝備是做不了假的,這種視覺震撼力當真是無與倫比。

剛才看到技能書大家雖然也是震驚,但幾乎所有人都在懷疑這些技能書的真偽,所以也就沒人升起過貪婪的念頭。

如今看到那堆成山的金幣和嶄新的裝備,不少亡命之徒終于再也按耐不住心中貪婪的欲望,開始一邊互相傳遞眼神,一邊吞著口水慢慢往尚伊那里挪動。

突然兩個十米多高的漆黑骷髏分別在金幣堆和裝備堆上冒了出來,它們手中各持著兩柄鋸齒狀異常恐怖的超大砍刀,身上濃郁的死亡氣息瞬間籠罩了整個會場,讓所有的后背都情不自禁的一陣發涼。

“這個是召喚神獸?”

“不可能,召喚神獸只能是一只,而且必然會有血肉和靈智。這種只能是召喚骷髏!”

“看顏色絕對是七級的骷髏無疑,這種體型,還有那標志性的鋸齒刀,絕對是兩只沃瑪護衛轉化的骷髏。”

“一次性釋放兩只!而且是魔物BOSS!對了我記得沃瑪護衛應該是74級精英魔物!所以這應該是最少5級的召喚骷髏技能!”

“74級!天啊!這兩只絕對比真的沃瑪護衛還要厲害的多!我打賭我們這里絕對沒人能接住它一刀!”

隨著尚伊召喚出兩只巨型骷髏,所有蠢蠢欲動的家伙立即噤若寒蟬的呆立在了原地,會場內也響起了人們對骷髏的分析聲,似乎這兩只骷髏竟然比那些裝備和金幣還要搶鏡。

“我一定是得了癔癥!”靳采萱看著裝備、金幣和巨大骷髏突然感到有些腦袋發暈,她幽怨的看向葉風流、尚伊和李輝,心里生出極度的不真實感,“不對,也許我只是在做夢!只不過這個夢好真實!”

這時葉風流講解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些裝備和金幣呢是我們正義騎士團庫存的一部分,是特意為這次沙巴克聯盟而準備的。”

“其中各種裝備共3500件,金幣共300萬枚。我們將利用這些金幣在這里興建正義聯盟的基地沙巴克城。并將剩余金幣、裝備和技能書放置于沙巴克城的倉庫內,用于維持聯盟正常運轉。”

“所有加入聯盟的勢力都可以憑借相應貢獻獲取這些資源。當然加入正義騎士團的勇者也會有更加優厚的待遇。”

葉風流頓了頓,特意挑釁的看了看張平和李三石,然后才接著道:“不知道我這點裝備和資金可能滿足你們戰士公會和道士公會的需求呢?如果可以你們是不是應該做出決定了呢?”

李三石艱難的張了張嘴,終于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他暗自琢磨,要不是戰士公會早已暗中歸附于王室,會不會現在加入正義騎士團了會更好些呢!

不過他也知道國王對正義騎士團和公主的態度,要不是比奇省最近民間起義不斷,海陸混合軍團又鬧分裂,盟重第三重甲步兵團早已聽調不聽宣,國王因此實在抽不出兵力,否則早就派重兵到處捉拿正義騎士團的成員了。

所以如今他雖然對正義騎士團的實力感到服氣和震驚,但是依舊只能厚著臉皮硬挺。

“這些不算!”張平滿臉漲紅的怒吼,“你們正義騎士團根本就沒有合法的資格。”

“首先你們聲稱是公主殿下成立的,可是沒有公主殿下親口承認根本不能讓人信服,沒準你們只是借著公主名義招搖撞騙的匪類。”

“其次根據瑪法大陸千年以來傳承下來的規矩,只有擁有沃瑪號角的行會,才有名正言順對勇者進行大規模召集的資格。”

“所以你們正義騎士團是非法的組織,根本沒權利在這里召開沙巴克聯盟,更別提想在這里建城了,如果你們任性胡來,小心我將你們以叛匪罪論處!”

“張會長說的對啊!”

“就是,就是,這根本名不正言不順啊!萬一被定性為叛匪,那豈不是死定了……”

聽著周圍亂糟糟的議論,葉風流不屑的撇了撇嘴,“你都沒問我有沒有你說的這些,怎么就敢說我正義騎士團不具備合法的資格?”

“不過既然你已提出質疑,那我就滿足你!當當當當……當……當……請大家往我手指方向看!”

靳采萱發現葉風流竟然將手指向自己,慌忙用手使勁的擰自己的臉蛋,“美麗的萱萱快醒醒,再不醒就要進入噩夢階段了!哇,好痛……難道不是夢?這怎么辦?這不是開玩笑嗎?”

“就算你說我是你朋友,而且你也勉強夠資格當我朋友了……呸,好吧,我承認能被你們當朋友我的虛榮心都爆表了,可是……可是你們也不能讓我假扮公主啊!再說那沃瑪號角我到哪里弄去?我連它什么樣都不知道呢!”

眼見所有人的目光似乎已經集中到了她的身上,靳采萱一咬牙暗道:“算了,拼了!士為知己者死,我就為你們假扮一回公主吧,沃瑪號角大不了說丟了,誰讓我剛才看走眼了呢!”

想到這里靳采萱毅然而然的掀開了自己的麻布斗篷,抬頭挺胸擺出心中最典雅高貴的儀容,邁步向前,同時嘴里非常有氣勢的說道:“我就是公主……呃……”

靳采萱突然呆在了那里,因為就在她的前面,那個帶著口罩的歲數最小的女孩已經先她一步走了出去,一邊高舉手中巨大牛角一樣的東西,一邊嬌聲道:“我就是公主,這就是行會建立的證明——沃瑪號角。”

靳采萱感到自己的臉似乎瞬間熟透了,尷尬的感覺讓她陣陣頭暈,“怎么辦,太尬了!”

她努力讓自己鎮定,終于找到點感覺,顫抖著跟在希曼的身后,順著剛才的話頭繼續說道:“我就是公主……的朋友,我就是玫瑰傭兵團的團長靳采萱!”

“好險,終于圓回來了!靳采萱你果然是最棒的!”靳采萱暗暗在心中給自己豎起了拇指。

這時會場中的眾人已經在連續震驚中變得有些麻木了,如果葉風流此時告訴他們能變出太陽,他們也會選擇相信。

“這……怎么可能?”張平臉部徹底扭曲,再也顧不得形象的指著希曼大吼,

“公主不是應該在封魔城修行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你一定也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還沒有人能夠在魔物暴動前得到沃瑪號角,你們騙不了我!”

“我的確是公主,而他們就是我的王者之師!來自神龍大陸的傳奇法師葉風流,傳奇道士尚伊和傳奇戰士李輝。”希曼語調平緩伸出芊芊玉手一一指向葉風流幾人,

“我半個月前也的確是在跟師傅們在封魔城修行,不過為了讓我得到更好的試煉,同時順便解決瑪法大陸每百年發生一次的魔物暴動危機。所以師傅們決定帶我清除所有的魔息之源。”

希曼又晃了晃手中的沃瑪號角:“這個沃瑪號角就是我們清除了沃瑪寺廟后得到的魔息之源,除了這個我們還清除了比奇礦洞里的半獸人古墓和死亡山谷,得到了另外兩個魔息之源。”

“師傅們說被動防御永遠只能治標不治本,只有主動進攻,消滅危機的根源才是消弭瑪法大陸千年危機的唯一方法。”

“正義騎士團正是為了完成這個偉大目標,為了鏟除邪惡,維護正義而成立的英雄聚集地。”

“沙巴克城將見證這個光榮的時刻,將成為英雄的樂土和家園。我們的下一個目標將是祖瑪神廟、是豬洞和封魔山谷中魔物的大本營。英雄們,你們愿意成為我的騎士,為了瑪法大陸所有生靈共同的命運而奮斗嗎?”

“我們愿意!”

“愿意……”

“我要申請加入正義騎士團……”

“我們鐵血傭兵團要加入沙巴克聯盟……”

“不不……”張平眼睛變得通紅,“你們這些藏頭露尾的家伙,你們連面巾都不敢摘掉,你們是假的,都是假的!”

“哦!”葉風流聞言很光棍的一把扯掉了臉上的麻布口罩,希曼和李輝見狀也都照做了,尚伊猶豫了下也狠狠一把拽掉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神情。

看著四人嘴上夸張的巨大紅色圓圈,眾人表情古怪,不過有些人還是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袁春雷一邊大叫:“沒錯他們就是公主和王者之師。”一邊率先下跪參拜希曼,“公主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他在率先行動的同時心中得意道:“哼哼,幸虧我剛才就從葉師的聲音里認出了他是誰,公主的秘辛我也知道點。”

“押寶嗎,如果押在國王身上就算贏了以后法師公會也是早晚被道士公會和戰士公會吞并的命運。押在公主身上才是一本萬利的選擇,有了那些技能書必然能保住法師傳承,剩下的都是偏得的。”

眾人見袁春雷這一番舉動都是恍然大悟,紛紛大禮參拜起來,一時間:“公主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之聲不絕于耳。只有張平和李三石依舊失魂落魄的站在臺上仿如石塑。

“都免了吧!”葉風流揮手,替希曼免了眾人禮數,然后指著自己的嘴說道:

“這是公主和我們特意為今天化的妝,四個紅圈在一起寓意為心連心,手牽手,這也將是我正義騎士團以后的團旗。至于沙巴克聯盟的盟旗就是套在一起的五個圈好了。你們……”

就在葉風流開心的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突然一個大吼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都給我聽好了,現在是打劫,男的都給我趴左面,女的都給我趴右面,不男不女的都給我趴中間!”


     但是云铮完全不理,硬是酒要来,一口气喝了下去铁驼怒道:当真是恶狗不忘千年吧,来日若是……唉,还说什么现在正是饭口,状元楼上本来宗曰:“秦州,非朕意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