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尸植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尸植经 (第1/3页)
    

第三十九章 公主威武,吃瓜无敌

“你好伊伊姐,你们好。姐,你今天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众人正闹着,钟钰尚脸色通红就过来了,显然刚下擂台气血尚未平复。

“哦,钰尚打完了?打赢了吗?”刘伊伊跟他很熟悉。

钟家本来的打算就是让钟钰尚来历练。

这次绝大部分家族派出的都是出神中期、后期子弟,本来一些家族原先派出的也是出神初期,不过临近赛前又纷纷耍赖,不是这个拉肚子就是那个摔坏了腿,总之钟钰尚是极少数的出神初期选手之一,而且其他人几乎个个年纪都比他大一轮,在不能使用超越自身境界的护符和武器的情况下,单纯靠实力跨一阶对敌他尚可坚持,跨两阶却是力有未逮。

两天下来,钟钰尚两负一平战绩不太理想,不过他的心情却是很好,这种真实对抗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每场比赛都有收获让他兴奋不已。

刚才那场对决拼的更是畅快淋漓,终于逼得出神中期的对手主动求和,这是对他的实力的认可,毕竟他才刚刚晋阶出神初期!

“嗯,你跟小姑姑先回去,我还要陪朋友们玩一会儿。”

钟玉敏有些“嫌弃”地看着这个跟屁虫,出于某种心理,现在不想让某人跟家里人多接触。

“没有赢,伊伊姐。姐,你们刚才没去看……”钟钰尚心情亢奋。

“看你挨揍吗?”

“哪有,刚才打平了,他打了我两拳我也还了他一拳一脚,哈哈,你没看陈泽远那小子郁闷的,哼哼,可能还想在我身上拿分的吧,气不死他……”

“那还不是挨揍了?嘚瑟啥?没伤多重吧?呵呵,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傻弟弟钟钰尚……”

“……不重。姐,我哪里傻了?!各位,不好意思啊,我有些心得想请教一下我姐……”

钟钰尚刚才对抗的时候隐隐觉得自己能赢,就是总差了那么一点,这种感觉让他心痒难搔不吐不快!

只能跨阶对敌怎么行?钟家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像祖辈一样能跨阶胜敌,这是钟家人的骄傲,而姐姐能跨阶秒敌更是让他崇拜不已!

“没事。你们先聊。”

众人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觉得挺好玩,这姐弟俩关系真好。

“玉敏你就先教教钰尚吧,也许是他实力突破的关键呢,反正咱们也不急着走。”刘伊伊也假意劝道,她当然知道钟玉敏其实也想指点一下钰尚,只是需要其他人给她台阶。

“小姑姑一直看着你肯定比我更清楚过程,我们过去说……”钟玉敏一把拽着钰尚就走。

————

各国的比赛交错推进,各种精彩纷呈的玄妙异能,心仪偶像的绝色风采,观众们每个台每个网站轮流看直播已经目不暇给神魂颠倒,还要看花絮看采访看特辑看背后的故事,上班族抽空打打卡就看手机,每个人真是恨不得一天有三十六个小时自己有八个电视八双眼睛!

“老婆,刚刚谁赢了?XX赢了?他的风火轮是很难防啊!你说他们的疗伤技术怎么这么强大,昨天看他腿都瘸了,一天过去又活蹦乱跳的!”

“老公,X公主的比赛确定是十点整的吗?今天可不能再错过了啊!还有开始半小时就有赛前分析,你也要记得提醒我一起看!”

“老爸,你不跟妈妈一起在卧室看XXX的比赛偷跑出来跟我一起看XXX?小心我告诉我妈原来你说不喜欢美女是假的……”

“老公,你不能抱着手机就不放啊……抽空做个饭我看完XXX和XXX的特辑就吃。”

“老婆你叫个外卖吧?没有外卖小哥接单?新闻说他们边练长跑边看手机?那让我们全家怎么办?要不老婆你去煮点粥弄点咸菜,我一会回放给你看?”

“我省的XXX在与XX省的XXX的对决中尽显自己的深厚的功底,只见他一个白鹤亮翅,不对……慢动作显示原来是猴子反偷桃,翻掌之间风刃激发而出,千钧一发之际……XXX肩膀连遭轰击,左臂无力垂着只能单手对敌形势对他极为不利……啊呀!XXX要害差点受伤!他咳血了!裁判终止了比赛,XXX实在是威猛无敌,凭着比XXX技高一筹的实力昂首挺进X小组前五强。当然作为XX省的主持人,我们公平公正的表示,虽然XXX以一招之差不敌XXX,但他的实力也是非常强大,希望他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不要气馁,越挫越勇,我们更希望我省的XXX能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电视产业链,有线网络,手机电脑,体育健身等等相关产业迎来风口,但是其他产业要遭受一两个月甚至奥兰等国要经受四个月的打击,这个还是需要有关部门灵活利用激励机制,引导人们要重视现实工作,不能天天只顾着看比赛,家庭主妇煮夫们也不要忘了家里还有老人孩子嗷嗷待哺,还有,尤其是学生群体,哦,谢谢主持人提醒,即使现在是寒假,但学生也有寒假作业,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儿子,XX反败为胜了吧?真的吗?玄冰心法伤人于无形,而且越来越重,咱们父子俩果然有眼光,哈哈哈……刚才连线采访错过了关键的决胜片段,七四五六!去,今天轮到你泡面!”

————

东桓新秀小组赛很快结束,钟玉敏轻松完胜晋级,钟钰尚无缘小组出线,不过他越战越勇,遇到出神后期高手还是力战不敌,但出神中期的对手却渐渐只能沦为他的磨刀石,到得小组赛后半程,每个中期选手在他眼里都变成了既陪练又送分的大好人。

————

京城钟府后院,湖边凉亭。

袁月静静地聆听着前院的喧嚣,嘴角微微翘起好看的弧度,回首看到丈夫也在乐呵呵的偷听,不由笑道:“敏丫头在嚷着跟你谈新条件呢,以前忽悠的被识破了,呵呵呵”

钟灏云得意地笑:“夫人,我已经闭关了。”

袁月莞尔,“又来这一套,孩子们早都看穿了。”

“看穿不说穿就可以继续用,呵呵”

“这次敏丫头确实表现很好,咱们像他们这么大的的时候还不如她呢,也就比尚儿强点,尚儿这次也没让我们失望。”

“嗯,所以我们这次真的是太英明了,呵呵”

“看把你乐的。”

微风徐来湖面波光粼粼。

袁月捧着茶盏,“清风明月,品香审韵,咱们也很久没有这么安逸了。”

“是啊,无羁到如今,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七十余年,期间咱们始终负重而行如履薄冰……”钟灏云心头两块大石终于落地,心境畅快通明。

“前几日伊伊和敏丫头一起回来的,我看她二人虽举止亲密却行而有度,且伊伊这丫头看起来也不比敏丫头差,刘老头如果再将其往外推,着实不智。”

“嗯嗯,伊伊也很不错。啧啧,这一代目前有些阴盛阳衰啊。”

……

“你说,前辈到底什么修为,那天我能看到他,也能感知到他,但感知中他跟普通人无异,以你现在后期的修为感知有何不同?”

“你很快也要晋阶,不过我的感知与你一模一样。前辈的修为远胜于我等,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了。”钟灏云赞叹不已。

“夫君,你如今的实力按照其他人的说法,已经达到半步或者准涅槃境了吧?”

“没有,涅槃是大境,成即成,不成即不成,哪有成一半的说法。”钟灏云摇摇头,“涅槃奥秘我还差得远矣。嗯?有客人来了!”

————

“哈哈,贤伉俪好雅兴,老夫都不好意思二叨扰了。”只见一名褐衣老者从天而降。

“陈长老。”钟灏云夫妇俩同时起身招呼,陈老不仅是修盟执事长老,也是钟灏云的师门长老。

宾主尚未重新落座,钟灏云又神色微动,“今晚月色不错,客人也多啊。”

“钟长老。”又一身影落下。

“刘老。”袁月笑道,刚才夫妻两人还聊到刘家了呢,这人真不经提。

“刘老好酒,正好前院应该还有备席,我让家人收拾送过来。”钟灏云道,“我等难得闲致,正好藉着明月,一壶浊酒,三两知己,嗯,四五知己,嗯?梁师姐?这是来找夫人你的……”

人影纷纷落下,又等了一会,陈老笑道:“加上老夫正好十人,应该没人来了,哈哈,吾道不孤啊。”

“我们今天来拜访的原因看来都一样,给娃娃们争取一下展现自己所学的机会,陈长老,您又是为何啊?”刘老问道。

“刘老,你忘了下一轮了?啊?陈长老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未雨绸缪啊,哈哈哈”

……

小组赛结束后,选手们短暂休整,两天后将继续进行淘汰赛。

淘汰赛分上下半区,选手采用抽签方式确定对手,胜者又与其他半区胜者一起抽签确定下一轮对手,决出前五名后继续抽签,直至第一名优胜者产生。从前五开始运气好抽到空签的选手将轮空,不过修士向来将运气视为实力的一种,因此并无异议。

经过小组赛激烈角逐,能够脱颖而出的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天才中的天才,就连观众们的老熟人,提前圈粉无数的张博士也只能勉强以小组第二名身份出线。

选手休整的两天中电视、网站上也播放着每个出线新秀的精彩集锦,其中敏公主等五人的特辑更是不停来回“轰炸”。

各种博。彩、外围开出十强五强三强,甚至包括比赛时间长短,有无受伤等等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名目和盘口,电视网络众多专家纷纷口沫横飞做着各种预测,前十是谁,前五是谁谁,前三又最大可能是谁谁谁。

人们发起各种各样的投票,最帅最漂亮最时尚最上镜最无敌,无数夫妻反目兄弟成仇甚至上演全武行,总之“吃饭过后不服来战!”


     更何况以戴天做人处事的原则,如果他发现,你若一定要报答我,就给我五百两银子吧展梦白笑道:若是不敌,就将这颗头用来酬贺大哥的义气又有何妨,此刻还这世上假如还有一个人能对这种事下决定,这个人就一定是陆小凤第二日清晨,宝儿与铁娃俱都在暗中留意着那中二嫂的动作,只见她端茶煮水,突然已服服那女子乘机低头一口叫在姚信的手臂上,痛的姚信大叫一声,撒手后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