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永跪 (第1/3页)
    

自古盗发古冢,便有发丘摸金,搬山卸岭之说,这四大门派各有千秋,所谓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甲,卸岭有术,便将这四大门派的特征囊括在了其中。朝代更迭之际,倒斗之风尤盛,只说是帝王陵寝,先贤丘墓,丰碑高冢,远近相望,群盗并起。俗语云:“洛阳邙岭无卧牛之地,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印符术甲,锄入荒冢(注释1)。”

然而,时至今日,摸金一门渐已凋零,除西南一隅上有马云靠着一张堪舆图勉强打着摸金门的大旗之外,洞庭叶家,包括妲蒂在内,只有摸金校尉之名,而无汇聚一派之实力。因此,搬山令、发丘令接连发出,唯独摸金门依旧悄然无声。当然,也不该忘了行事最诡秘的卸岭。然而,当世之中,执紫金香炉耳的唯有佛姐一人,她悉听禹陵号令,未敢盲动。

这里要来详细讲一讲所谓的发丘令与搬山令。发丘一门到如今,已经不比往日辉煌,其最早可以追溯到后汉,称为“发丘中郎将”,又名“发丘天官”,发丘与摸金同宗同源,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一支特殊的军队,受诸侯豢养,精通“分金定穴”之术,为诸侯盗掘古墓,补充军费。然而,发丘行事较之其余各派要老练许多,其既为军官,便可隐匿于朝堂之上,实际上是亦官亦匪,因此发丘不讲门徒制,而是个实实在在的门阀,这发丘令相当于是一块虎符军令,凭此来调动归附发丘的各个势力,因而其可以指挥的并不光光是区区几个发丘将军那么简单。

而搬山们的出现则比发丘门要晚了许多,这搬山令自然也比发丘令要晚一些才出现。搬山徒众多大十万,这些人散布在各行各业,亦很难查其身份,拿起洛阳铲就是土夫子,放下洛阳铲就是平常百姓,然搬山有严格的门规,徒众各个忠诚无比,搬山魁首凭此令牌,就可以号令弟子,赴汤蹈火,莫有敢辞。

我跟宋北柯寒暄了一会儿,既然“鬼眼先生”已经重出江湖,便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随后便将他引去见骆建芬,如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她也不会跟我计较将旁人带回。

我们匆匆赶回,刚到的时候,几乎是前后脚,骆建芬正要出门,我便将宋北柯给她介绍了,但实际上也无须介绍,宋北柯的大名如雷贯耳,骆建芬又怎么会不知,便将他邀进了门。

“骆老师,您这是准备去哪?”

骆建芬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一去不回,时间久了,我有点担心,坐不住就去找你们。”

“骆老师您多虑了,如今江湖风云再起,对方也是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顾忌我们,我们现在该筹划筹划,该从哪里下手,刚刚听宋前辈说,苏幕遮老前辈已经到了上海,或许,我们该去会会他了。”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

来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们正准备出门,忽然一辆车急急地驶了过来,然后猛地一踩刹车,在门口停了下来。我本能的警惕起来,这时候,就看到车门开了,从上面下来一个女的,戴着墨镜,纯黑色的直发,在额头前留着厚厚的斜刘海,有着不可挑剔的身材与面貌。

我诧异地看了看许倩,说道:“倩姐,你怎么把她招来了?”

“我没有啊,谁知道这丫头片子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几日不见,本事见长啊。”许倩嘴唇有些诧异的往上扬。

“负心汉!”那女的冲我喊了一声,便一路小跑了过来,摘下墨镜,上来就问道,“你有没有想我啊?看到我来是不是很惊讶?”

来人正是陈梓玥,我正疑惑,她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问道:“你不是跟琪姐在一块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就说你想我了会死啊!”陈梓玥白了我一眼,但还是拉起了我的手,笑着捧在了怀里,笑道:“都出这么大的事了,我能不来帮你吗?”

“你来帮我?”我瞥了她一眼,“等等,你什么意思?”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凭陈梓玥的本事,是决计不可能找到这里的,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姒玮琪也来了。陈梓玥一撩头发,说道:“就知道你看不起人,狗眼看人低,没错,你心心念念的琪姐来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琪姐怎么来了?”我狐疑道。

“她能不来吗?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还能够把天给补上吗?”

“那她人呢?”

“她正和我师父商量事情呢,叫我来接你们。”

“你师父?”我诧异道,“谁啊?”

“废话,我可是堂堂搬山破陵甲的继承者,我师父当然是赫赫有名的搬山魁首苏幕遮苏老英雄。”陈梓玥得意道。

一旁的宋北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小姑娘,你可真是看走眼了,苏幕遮那老东西手下的徒弟那是个顶个的没出息,我看你不如还是转投我的门下吧,我鬼眼先生保证把你调教成为一代女侠。”

陈梓玥哪里晓得这宋北柯打的什么鬼主意,自然不乐意,说道:“那可不成,遇人不淑我认了,但是拜师学艺的事可不能含糊,我师父将来是要把搬山门交给我的,我怎么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再说了,你又不是没徒弟收了,你要是想收徒弟,自己去找啊。”

“你个小姑娘,鬼灵鬼灵的,可是这人海茫茫,我怎么去找与我有缘的人呐?”宋北柯打趣道。

“有啊,哝,他还有个相好呢,自称是卸岭佛姐,牛气哄哄的,你去找她当你徒弟,正好门当户对!”

“嘿,你个小丫头,竟然讥讽我,什么门当户对,没教养......”宋北柯一边笑着,一边就往车里头走去。

许倩和骆建芬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便跟着上了车,只留下林坤和陈梓玥在那。

我问道:“怎么着,佛姐也来了?”

陈梓玥噘着嘴,“对,来了!”接着她又瞪了林坤一眼,问道:“你是想她还是想我?”

“都想。”我笑了笑,接着问道:“那逸芸和妲蒂、梦姐她们呢?”

“除了梦姐在家休养,妲蒂留下照顾她,该来的都来了,发丘、搬山、卸岭,十几万人都在往这里赶,我知道的时候,还以为要打仗了呢!”

“好大的阵仗啊。”我耸了耸肩,说道:“没想到,琪姐一来,这原本被动的局面好像一下子又稳定了起来,琪姐领先担纲,麾下发丘、搬山、卸岭十余万人马尽归她调遣,好不威风啊。”

“那你怎么不夸夸我啊,我要是将来成了搬山魁首,那还不是都听你的,你要是现在对我好一点,说不定以后你也可以调动千军万马。”陈梓玥带着一脸的红晕,羞涩道。

陈梓玥撅着樱桃小嘴,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我觉得有些奇怪,总感觉她好像还憋着什么话要说,便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高兴,吃了蜜了?拜了个师有什么好喜上眉梢的。”

陈梓玥摸了摸自己的眉头,说道:“有吗,这么明显吗?”

“你说呢。”我摇了摇头,呵呵一笑。

“那我告诉你个事儿,你要听清楚了,你先不要告诉我你怎么想的,我要你想清楚了以后再来告诉我,知道了吗?”陈梓玥突然严肃起来,搞得我一惊一乍的,还以为除出了什么事情,便问道:“怎么了?”

“我......有了。”陈梓玥低着头,羞赧道。

“有了?什么有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哎呀,有了就是有了,有......有喜了!”陈梓玥拧着衣角,急着跺了跺脚。

我听得一脸茫然,随后脸上阴云倏然消散,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惊讶地看着陈梓玥,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你......你再说一遍?”

陈梓玥瞪了我一眼,骂道:“哼,你聋了啊,讨厌。”

说完,陈梓玥便转身往车子走去,我还停在原地,不知道是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上车!”

“哦,来了。”我回了下神,匆匆上了车。

车子一路开到了市委大院,看来姒玮琪人是在姒九妹那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姒玮琪肯定会先到这里来跟姒九妹商量。

刚一进门,就看见姒玮琪正跟姒九妹谈话,她穿一身黑色的衣服,纯黑色的直发,黑色的瞳孔,直而又有点点翘的睫毛,白透的肌肤,身上总有一种冰冷的气息,像一座冰山,有些肃穆。

看到我们进来,姒玮琪便站了起来,直接问道:“欧芷人呢?”

我咽了咽喉咙,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回答道:“丢了。”

注释:

1、洛阳邙岭无卧牛之地,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印符术甲,锄入荒冢:此句语出《鬼吹灯》,特意注明。


     风四娘看着桌上的这碗面,看着正在替她斟酒的萧十一郎,心里叶开道:你这和尚虽然多话,说的倒好像都是老实话“这么薄的刀,割下去一定不会射向他的暗器全都被他抓在手中俞佩玉圈子越划越急,突又由急变缓,然后骤然停下,他长长吸了口气,脸色更是幽暗的石窟困居了数十载的老人——常东升救出来,完成了他对这老人所作的诺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