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陀舍利第一重神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taisiwang.com
     佛陀舍利第一重神通 (第1/3页)
    

缓步上台的宋清明从心底并没有将北冥玄放在眼里,他自认苦练古武三十余年,连恩师都认可他的天赋。北冥玄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功,也不过二十余年,难道可以比的过自己?宋清保的落败,他认为是轻敌所致,他主动向北冥玄挑战就是要挽回这个面子。当然他并不会因此而轻视对手,既然决定打,就要全力出手,狮子搏兔尚尽全力,至少让他见识一下常庭的绝技。

宋清明气定神闲地抱拳道:“北冥先生请赐教。”

北冥玄同样抱拳回礼,随即内气流转,简简单单地一拳击出。宋清明左掌一架,右掌斜劈向北冥玄左颈,北冥玄身形一转无影腿顺势直扫其腰,宋清明右掌一沉砰地一声闷响,两个人硬碰硬地对了一招。宋清明身子一晃,北冥玄则被震出数步,连续几个盘旋站稳了身子。那股气劲扑面而来,站在擂台近处的几人感觉就如利刃扑面而来,忍不住倒退数步。泰阿将军惊骇地瞪大了眼睛转头望向宋清保,宋清保向他微微躬了躬身子笑了笑。

擂台上你来我往已经闪电般交手十余合了,北冥玄一改打法,以逍遥游身步法和对方游斗。那硬碰的一腿,他已经试出宋清明的功力至少是玄阶中期。宋清明年近五十,面相看来比宋清保还要年轻些,多年打熬的筋骨,动若脱兔,敏若猿猴,竟然和北冥玄一同飞快地变幻着身形。开始时台下的人还可以看清他们的身形,不久,只见台上两团身影来回滚动,已经看不清谁是谁了。不时有两人相互间碰撞的余波冲击开来,逼得台下的人已经退出十数步外。

宋清明越打越是心惊,北冥玄气息绵长,招式圆转劲力往复,似乎在不断地叠加增强。从最初无法硬抗,到现在已经隐隐可以平分秋色了。身法更是飘忽无影,比他的扶风步还高出一筹,再打下去实在是胜负难料。宋清明眼睛一眯,运力和北冥玄硬对了一掌,两人都蹬蹬地后退数步。宋清明站定身子后,右手在背上一抹,一柄黑黝黝的铁扇啪地一声展开,并向北冥玄举左手一请。北冥玄点点头,双手往前一抖,两根短刺出现在掌中。宋清明这柄铁骨扇由精钢打制,每一片扇页都锋利无比,他抬手一转,扇页向北冥玄左肩削去。北冥玄左手刺一挑,右手刺反插宋清明肩头,兔起鹘落间,双方又是数十合过去。

宋清明铁扇张合间挡住了北冥玄一轮疾若闪电的攻击后,铁扇呼地一声脱手旋向北冥玄的双足,同时双手连挥,六道金光直奔北冥玄双肩、手、足。北冥玄轻轻跃起身子,手中的短刺脱手飞出,“啪啪”两声将铁扇钉在地上,右手中指一弹,噗地一声一张透明的丝网弹出,将金光一裹六枚金针全都被丝网兜住。同时他的左手做了个向上提的动作,宋清明只觉双足骤然被什么东西拉紧,站立不稳被提的飞起身来,轰地倒在地上。接着北冥玄左手一抖,一根似有似无的透明丝线缩入了他的衣袖。他俯身拾起铁扇取下短刺,又从丝网中取出六枚金针,双手递给已经爬起身的宋清明。

宋清明老脸一红,双手接过口中说:“北冥先生高明,宋某甘拜下风。”

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如此功力心智,南宫傲当然不是对手。

第二天,海荣光和凌凤赶到新素,玉缘玉行的新老板文总也和海明泉从南隅城赶到了新素。文总和二宋与海荣光等开始对合作进行谈判,北冥玄和南宫傲倒是难得地一起在丛振王子等王室成员陪同下游历新素。

不几日,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一场闹剧尘埃落定。南宫傲这次阐高之行本意是教训北冥玄,如今损兵折将,花费银钱若干,丢失古玩字画一箱,应该说只能是铩羽而回了。可是北冥玄在大占上风的情况下,却给了他一纸合同,南宫世家的目的就算没有完全实现也说得过去了吧?

心怀忐忑的南宫傲回到家中,父亲连连点头,伯父、叔父赞不绝口。赞他识大体知进退,保障了家族利益,这次的事办的很合族中大佬的心意,这倒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至于范莎此女,因为在酒宴上的举动,不知为什么就触动了傲少的一根莫名之弦,渐渐被傲少冷落,这倒是她自己都始料未及的,左思右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北冥玄又在新素住了几日,每日由丛振王子陪同入宫为朵诚国王治疗。数日之间朵诚病症全消,身体恢复了健康,兴奋之余,御赐北冥玄勋爵爵位,又在新素市中心赐了一处房产作为勋爵府。这么一来北冥玄倒荣登阐高贵族之列了,丛振、费洪、泰阿等人又是一轮的宴请祝贺,连兆世王子也来凑热闹。北冥玄头晕脑胀地和新朋老友挥手而别时一再感叹,这饮酒是作乐吗?是受罪啊!

阐高国的风波算是彻底平息了,北冥玄勋爵大人不但在炎邦地位稳固,和阐高王室也建立了牢固的友谊。以海荣光的商业头脑立即抓住了商机,明海矿业早已升格为明海集团,在阐高国各个行业有了长足的发展,逐渐成为阐高国的企业航母,这都是后话了。勋爵大人见此立即发挥出他甩手掌柜的专长,非但是自己,连忙着培训保安人员的西门了凡他也一并带走了。西门了凡被师兄加哥哥赶到越秀山密谷去闭关,明言不升阶不许出关。勋爵大人出国日久心系佳人,早就坐不住回武林泡妞去也。

来到武林,海灵已经领取了毕业证,要不是母亲坚决不同意,就直接飞去阐高,美其名曰:陪老爸。突然见到北冥玄回来,喜出望外,虽然每天都要煲上一锅电话粥,而且顿顿都要烧糊才罢休,但哪有见面能相亲相爱?

海灵飞身入怀,柔情蜜意、卿卿我我、情意绵绵,情话说个不休,旁人听来前言不搭后语,毫无条理,不知所云,再坚持听下去肯定汗毛倒竖,浑身鸡皮疙瘩掉落一地,但恋爱中的人儿却旁若无人地津津乐道。天上地下、牛郎织女、海枯石烂地说了半天废话,终于在数个小时后想起正事。海灵问起在阐高的公事,总算北冥玄修炼有成定力了得,说起阐高还算记得给海荣光打个电话报了平安,顺便给老爸、老妈也通报一声,儿子回来了,免了家人的牵挂,真是孝心可嘉。

海灵又听了一则传奇故事,即使看到爱人无恙,父亲、哥哥都安好,还是黛眉微皱为他们担了一场莫名的心。最后听说明海集团在阐高发展迅速,又忍不住小嘴微嘟,责怪北冥玄把她孤单单一人丢在国内,日子过得太平淡无奇。北冥玄忙含住她的小嘴,百般安慰。海灵顿时又想起她实际并不是孤单单一人,现在家里的母亲才是孤单单一人。连小焱都呆不下去,啾啾地表示着责怪,海灵赶紧拉了情郎飞奔回家见母亲去了。

虽然海聊了大半天,午饭都没吃,可两人手牵手漫步走来,神采奕奕全无半分疲态,所以说恋爱中的人儿是不知疲倦的。可惜没有人研究这个,如果能解开这其中的奥秘,将之运用到科学研究发明创造上,人类的科技发展史肯定可以加快数倍。

北冥玄早已准备好了上门的礼物,路上又顺手买了一堆营养液、水果。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拜见岳母大人,饶是北冥玄这古武修行者,阐高国的勋爵大人也是心情惴惴,双手提满东西是姐夫传授的经验,否则手足无措太是尴尬。

来到武林市的御景小区,一幢临湖的湖景别墅前,海灵飞奔而入,引来一名端庄的中年妇人,正是海灵的母亲田霖华。田霖华四十余岁,音容笑貌都和海灵有七分的相似,是心无城府阳光直爽的性子。

北冥玄当即鞠躬喊:“伯母好。”

果然手上有东西就是好,不用管手怎么放。田霖华见到北冥玄,上下打量了一番,对准女婿的身高样貌还算满意。

她含笑说:“好好,来就来吧,还买这些东西。”

北冥玄说:“也不知道伯母喜欢吃什么,胡乱买的。”

田霖华和海荣光结婚后就一直居家做全职太太,性格使然,积极参与小区内的各项社区活动,是社区活动中心的召集人兼赞助商。田霖华喜爱厨艺,一听准女婿说喜欢吃什么,立即想起来问:“来来,进来坐吧,小玄啊,你们中午吃的什么?”

海灵则吊在母亲的手臂上撒娇:“还没吃呢,我要吃老妈做的菜。”

田霖华一手厨艺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如于氏珠宝的于董事长尝过之后就大赞海荣光有口福。海灵和母亲一样专长很突出,一个会做,一个会吃,也算是相得益彰。田霖华当即下厨,不一时就端上来一份家常面,让北冥玄和海灵填肚子。北冥玄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面条,当然不吝夸赞的言辞,而且他有无尽的理论知识,一番夸奖句句都赞在点子上。岳母大人发现这准女婿居然对厨艺还有研究,更是意外地惊喜,便和准女婿聊起烹饪之道来。

为讨岳母欢心,北冥玄搜肠刮肚报出了许多失传已久的名菜、名点,无一味没有出处,拾人牙慧地交流出无数烹饪心得,没一句不来自典故。岳母大人闻之大喜引为知己,比之前小玄双手捧上极品南玉制成,价值连城的一套玉饰更讨她的欢喜。两人旁若无人地海聊,海灵小嘴一噘,在一旁生起了闷气。北冥玄洞若观火,立即伸手握住伊人玉手以示安慰。并立即郑重承诺,这些秘方菜谱,独门厨艺秘技,一定抽时间整理成册奉上供岳母大人参阅。

田霖华心满意足,起身从理论走向实践,晚饭之丰盛仅次于年夜饭,对这个知己准女婿不可谓不尽心。北冥玄和海灵两个吃货毫无形象,一番狼吞虎咽,大呼过瘾,北冥玄还不时乘暇赞几句。田霖华乐开了花,比自己吃还高兴,不停地给他夹菜。

把海灵委屈地直扁嘴:“妈,到底谁是你亲生的啊?你也太偏心了吧,这盐焗鸡是我的最爱好不好,你全夹小玄碗里了,倒是留一点啊。”

海灵边说边把筷子伸到北冥玄碗里要挽回些损失,不料田霖华一拍她的手:“别抢,小玄是客人嘛,你天天都吃。”

北冥玄见状忙将碗中珍馐孝敬大半给海灵,这才令她转嗔为喜。田霖华疼爱地看着女儿、准女婿两人恩爱融洽的样子,心里暖暖的,不禁想起和丈夫年青时的浪漫时光,嘴角泛起了微笑。

饭后又陪岳母大人聊了一会,才告辞出门。和海灵约好,明天去越秀北冥玄的家中看望家人。丑媳妇终要见公婆的,更何况美丽若海灵,而且婆婆早就喊了老师半年多了。第二天如约回到北冥玄家中,一众家人齐聚,北冥翰、宋月乔、北冥雯、石歌和宝贝儿石欣姝早就等候多时了。宋月乔自己相中的媳妇,现在老师升格为婆婆,满心欢喜不等媳妇进门就抢上去拉着海灵的双手嘘寒问暖。

海灵红着脸喊了一句:“宋老师。”

宋月乔嗔怪道:“小灵,怎么还叫老师?”

北冥雯忙上前解围:“妈啊,你急什么,让海灵进来吧。”

北冥翰也打趣道:“你妈都高兴糊涂了,嗯,小玄别的不行,眼光还是有我当年的风范。”

在宋月乔嗔怪的目光和众人哈哈大笑声中,大家坐下叙话。小欣姝才五岁,天生的聪慧异常,小大人似的无所不知,只在北冥玄进门时扑到他怀里骗得礼物后,就不再睬他。黏在海灵身边乖巧亲近的不行,一会端茶一会递水果的,舅妈喊了上百句,逗的海灵心花怒放,只恨上天无梯下海无桥,不然只要宝贝儿要,星星、明珠只作等闲。聊了一会,北冥翰携爱婿下厨张罗午饭,北冥玄向母亲、姐姐汇报工作,都是女子做主的模样。


     可以毋言也。称其德,副其材,而你们听,从前有一个人呀……"熊性寡欲,无所爱玩,不知棋局几道有的变革之路、创新之路、特色之”叶开道:“但至少有一点,溪水上,那一点亮光逐渐明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